斯里兰卡跟团游价格联盟

用一场旅行,唤醒2017年的第一个月

LonelyPlanet2021-10-05 11:15:12


从圣诞节的懒散中醒来

从元旦的狂欢中醒来

从2016最后一个夜晚的焰火到2017第一个清早的晨曦

我知道,新的一年,我们仍将在路上

用旅行迎接2017的第一个月

让Lonely Planet告诉你一月该去哪儿玩儿!


游吟诗人嘉年华

地点:开普敦

时间:1月2日开始,为期1个月


Photo by G Bayliss via Flickr

游吟诗人嘉年华是开普敦最大的狂欢节,可以看到一个个剧团的游行表演,演员们身着各色绸缎制成的服装,上饰大小亮片。


Photo by Ference Isaacs via Flickr

雄安新区地图

这个节日可以追溯至19世纪,当时,城中奴隶们一年中只能在1月2日这天放假休息。但狂欢节如今的景象则是受到了19世纪末巡演至此的美国游吟诗人的启发,所以表演者也会画上脸谱,跳起“三俗”的舞蹈。


Photo by Ference Isaacs via Flickr

核心的游行表演于当天正午在Darling St上的老市政厅面前开始,游行在绿点球场结束。届时将会吸引数万名观众,所以一定要提早抢占地盘。而参演的游吟诗人剧团也会举行比赛,评判标准相当多元,要考虑服饰、唱歌和舞蹈等方面的表现,从1月到2月初,每周六举行一次评选。


Photo by hugo lima via Flickr

如果节日期间错过了核心游行表演,你还是可以在每周六晚欣赏到这些剧团的表演,表演地点包括绿点球场、阿斯隆球场以及韦吉克拉球场——这可是开普敦独一无二的体验。


黑白嘉年华


地点:纳里尼奥省帕斯托

时间:1月2日至1月7日,大游行于1月6日举行


Photo by madame_web via Flickr

帕斯托的黑白嘉年华是南美洲最古老的节日之一,源于西班牙人统治的时代,当时的奴隶主在1月5日那天会允许自己的奴隶们举办派对狂欢。奴隶主当天会把自己的面孔涂黑,以表赞许,而奴隶们则会在第二天把自己的面孔涂白。


Photo by Tapiz de Retazos via Flickr

这一传统被严格保留到了今天:狂欢期间,每个人都会往别人脸上抹油掸粉,不管是油泥、白土粉、滑石粉还是面粉,甚至和黑白两色不沾边的颜色。你可以往所有人的脸上抹颜料,当然,狂欢结束时你也免不了一身狼狈。


Photo by madame_web via Flickr

记得穿上自己最旧的那身衣服,并且买一张面具来护住脸(届时到处都有卖)。帕斯托海拔2500米,白天凉爽,晚上寒冷,所以记得带上一件毛衣。到帕斯托城中的Salón Guadalquivir就餐,燃起自己心中那团狂欢之火,饭店的墙上挂满了黑白狂欢节的海报。


环非自行车赛


地点:开罗至开普敦

时间:每年1月初至5月


环非自行车赛全程11,900公里,起点是开罗城外的吉萨金字塔,终点在南非开普敦。在为期4个月的时间里,选手们平均每天要骑行120公里,途中会经过诸多非洲最了不起的景点——卢克索、肯尼亚山、乞力马扎罗山及维多利亚瀑布,而路上遇到的野生动物种类更是丰富。


环非自行车赛本身是一个比赛,但你也可以以“体验骑手”的身份加入,参与部分赛段的骑行。赛程共8个赛段,距离从1000公里到2000公里不等。


有些赛段相当艰险,有些赛段更具开放性,如从坦桑尼亚的伊林加至马拉维的利隆圭的赛段。参赛费1500美元起,全程参赛费约为14,500美元。


探索巴塔哥尼亚


地点:南美洲最南端

时间:12月至次年2月


巴塔哥尼亚地势高低起伏,南美洲在此渐行渐窄,最终止于一片冰冷的荒原,那里是名副其实的“世界尽头”。地球上最长的安第斯山脉末端就在这里,是巴塔哥尼亚的亮点。


数千年来饱受大风和冰雪的摧残,巴塔哥尼亚地区的安第斯山脉并不算很高(平均海拔2000米),但形态极其多元,比如貌似一掌断指的百内,以及高1200米、顶若圆穹的菲兹洛伊山。


菲兹洛伊山的下方藏着南巴塔哥尼亚冰盖,世界闻名的60米高的莫雷诺冰川便诞生在那里。冰川面前奶白色的湖水便是阿根廷湖,冰层断裂入水,会发出巨响,景象震撼。


安第斯山脉的两侧景色有别。东边是干旱的阿根廷荒原,荒原一直延伸到野生动物的乐园瓦尔德斯半岛,半岛上生活着麦哲伦企鹅和象海豹。山脉西边是峡湾遍布、纠结曲折的智利海岸,沿着塞拉诺河等河流划皮划艇,可以前往一片片漂满冰山的湖泊。


想要更为跌宕的体验,可以考虑在智利的富塔莱乌富河上进行漂流,那是全世界最狂野的激浪漂流目的地之一。


火地岛是巴塔哥尼亚的“句点”。火地岛被一分为二,智利这边是一大片绵羊牧场和山区,阿根廷这边拥有小镇乌斯怀亚,驶向南极的船只便会从那里出发。


在维也纳跳起华尔兹


地点:维也纳

时间:1月至3月


如果说里约是“桑巴舞之城”,那么维也纳就是“华尔兹之都”。里约狂欢节的标志是电臀乱颤的游行表演,而维也纳的标志则是城中的华尔兹舞会。


这座城市每年从1月至3月会举行约450场舞会,除夕之夜,皇宫里会举行“大舞会”,舞会季会一直延续到春天。其间活动包括鲜花舞会、猎人舞会、糖果舞会……


具体举办场馆包括霍夫堡皇宫、各音乐厅以及国家歌剧院。舞会季还有一个奇特之处—许多高人气舞会都是由某个行业协会主办的,所以你身边的人很可能全是当地的律师或是咖啡屋的老板。


任何人都可以买到舞会票,但你需要衣着考究——燕尾服或是舞会礼服——而且得真的会跳舞。即便跳过华尔兹,最好也参加一下培训课程:维也纳的华尔兹速度很快,让人喘不上气。Elmayer’s Studio培训学校面向游客开设培训课,无须提前报名,即来即学。


观赏丹顶鹤


地点:北海道钏路

时间:1月至2月


尽管丹顶鹤是神话中长寿的象征,但由于捕猎,19世纪80年代末,这种鸟在日本绝迹了。所以1910年,当一只丹顶鹤再次现身日本田野的时候,人们将此视为奇迹。


Photo by Dan Hutcheson Follow via Flickr

1952年的冬天对于日本丹顶鹤来说是一个传奇季节,当时,人们发现了一群留下来的丹顶鹤,因为饥饿濒临死亡,于是当地的农民和孩子便开始喂养这些丹顶鹤,这一传统持续至今。


Photo by Oriolus via Flickr

今天,在日本北海道岛的钏路市郊,白雪皑皑的田野上可见数百只丹顶鹤,俨然成了日本的国宝。阿寒国际丹顶鹤中心附近有一个“丹顶鹤之乡”保护区,那里是最佳观察地之一。


Photo by Oriolus via Flickr

观看这种1.5米高的鸟在田地间霸气而行,景象非常有趣。但之所以会有数十名游客冒着被冻掉手指头的风险在冬天排起长队,是因为冬天可以看到丹顶鹤的求偶之舞,其壮观程度可称霸“鹤界”(要知道,任何一种鹤可都是“舞林”高手啊)。


Photo by Oriolus via Flickr

当鹤群呼扇着翅膀飞入眼帘,鹤啸在山间愈鸣愈响,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种有形的兴奋感。尽管雄鹤雌鹤一旦结合,便会终身相伴,这却并没有削弱它们对彼此的激情,两位“情侣”不久便开始低首致敬,欢跃传情。据说人类的舞蹈便是通过观察仙鹤创造演变而来的,所以要是你发现自己不由自主地随着它们扭动起来,这也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攀登亚当峰


地点:斯里兰卡中央高地

时间:12月至次年5月,朝圣期间


亚当峰(2243米)让人类的想象力燃烧了几个世纪。这座斯里兰卡最为神圣的山峰峰顶有一支巨大的“足印”,有人说是亚当第一次踏足人间留下的,有人说是佛祖留下的,还有人说是圣托马斯或湿婆留下的。难怪会让朝圣者魂牵梦绕。


Photo by Purblind via Flickr

12月至次年5月是朝圣时间,恰逢这片丘陵地区最干燥的季节。朝圣者会从达尔豪斯小村出发,沿无穷无尽的台阶向上攀登,人流不断。


朝圣期间,小村彻夜灯火通明,所以你如果夜间爬山登顶,便能欣赏到梦幻般的日出美景。


黄石公园观狼


地点:怀俄明州黄石国家公园

时间:1月至3月


一到了黄石的拉马尔山谷(LamarValley),你就明白了这里为何被称为“北美的塞伦盖蒂”。这条磅礴的河谷位于世界上最古老公园的东北角,河谷沿线可见一群群麋鹿、野牛、驼鹿、叉角羚,也有秃鹰和灰熊等猛兽。位置好的观景点在夏季时一定挤满游客,但冬天前来,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黄石国家公园位于大陆分水岭(ContinentalDivide)的坡地上,拥有间歇泉、温泉、森林和荒野等复杂多元的自然景观。冬季大雪封山,气温低得能冻坏温度计,在1月清晨驾车驶入拉马尔山谷,感觉就像在自取灭亡,但公路旁的服务站里偏偏挤满了野生动物迷们,他们来此都是因为同一个原因——狼。


1995年,狼群被重新引入这一地区,从此,拉马尔山谷就成了世界上观察野生狼群的顶级目的地。


冬雪使得狼的爪印更容易辨识。但冬季的黄石也有许多其他妙处,你可以看到冰霜覆体的野牛在温泉边聚集,麋鹿在一棵棵鬼魅般的树木间漫步,冰晶在空气中闪闪发光。




*本文选自Lonely Planet旅行读物系列《世界旅行日历》,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点击图片,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 我们准备了2份加拿大往返机票,希望听听你2016年的旅行故事

点击阅读原文,购买Lonely Planet《世界旅行日历》!

Copyright © 斯里兰卡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