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兰卡跟团游价格联盟

为什么要去斯里兰卡?

每日豆瓣2021-10-05 09:17:02



本文由豆友@2koo 授权发布


如果你问去过斯里兰卡的人,为什么要去斯里兰卡?答案可能会是五花八门的:因为风景多样啦,因为人民淳朴啦,因为物价便宜啦,但于我来说,去斯里兰卡的原因只是因为我突然有了一个约十天的假期,而这里签证方便,临时买机票不贵,便理所当然地成为了一个说走就走的最佳备胎旅游地。


话说回来,大概三四年前,我是有想过要去斯里兰卡的,但出于种种原因一直未能成行,而这个国家的地位也就渐渐在我的目的地列表里彻底地沦为了备胎。如果我有很长的假期,我会去南美;如果我没有很长的假期,但有充足的准备时间买便宜机票和办签证,我会去日本或者西班牙找吃的,或者去一些奇怪的偏远国家比如冰岛或者黑山;如果我没长假没钱买贵机票也没时间准备行程,那就去斯里兰卡吧。(至于其他更便宜的东南亚国家都已经去过或者兴趣不大了……)


所以,直到飞机降落在科伦坡机场,我对于这个国家的了解程度也仅限于几年前看过的一小点攻略,还有手中的一本《孤独星球》旅行指南。除了订了头尾两段的住宿,其他行程就随便走走看看吧,反正也没抱什么期望。


后来这段经历证明,如果你对一个地方没抱什么期望,那么它往往会如你所愿的。


在斯里兰卡的第一天以我在科伦坡机场半死不活地睡到早上五点开始,出机场大门拦了一辆的士,半睡半醒地开往Negombo的清晨鱼市。前段时间在东京没能早起去筑地市场看金枪鱼拍卖,改在这儿看看也不错。



到了Negombo鱼市,渔港边一股浓重的鱼腥味儿扑面侵袭过来,让人顿时精神了不少。小贩们大多热情和善,作为溜达消遣的地方倒也有趣。但毕竟这里不是筑地市场,也没办法到场外来一盘寿司或者海胆盖饭,只转了半小时,我便去汽车站搭车前往Kandy了。


接着,就拉开了我在斯里兰卡坐半天车——到某个地方一看——哎呀卧槽怎么这里这么无聊——第二天早起又坐半天车——到下个地方一看——哎呀卧槽怎么这里也这么无聊的循环模式。


Kandy这地方,怎么说呢,对于斯里兰卡佛教徒来说,它是值得一去的,毕竟据说这里藏有一颗佛牙舍利。但对于一般的游客,真的是在这儿呆半天就不知道该去哪里了啊。佛牙寺倒值得一看,附近的几座博物馆则形同鸡肋。我的友人叶酱告诉我她在此地呆了四天,请允许我向她表示崇高的敬意。你要是不给我一箱酒或者十本书,凭着这边老牛拉破车的wifi网速,我是绝对不可能在这里生活下来三天以上的。



Kandy街景



佛牙寺



市中心的湖


来这边的时候,我问叶酱推荐了一家旅馆。进门的时候发现装修挺好挺干净,走上楼的时候觉得房间看起来也不错,似乎物超所值,但一直没有找到我住的房型。后来看了指示牌才知道,我住的所谓胶囊房是在天台堆着的几个水桶里。



你不说我真的不知道这是房间啊喂!你确定半夜不会有人把门锁上然后把桶推到湖底吗!


叶酱说我们睡的还都是一号桶,哦不,一号床呢,这就是所谓的十年修得同桶眠吗!你在桶里睡了四天都没有发酵么!


心情颇为复杂的我出门吃了个肯德基,结果上来的还是一个烤焦的鸡腿。


于是第二天上午7点钟我就爬起来去火车站扒火车了。


稍微了解过斯里兰卡旅游的人可能会知道,这里有一段著名的高山火车线路,说的就是Kandy到Nuwara Eliya这一段。火车分一二三等座,一等座是有座位的,但早就被订满了,大部分人只能买二三等座,然后凭着一线城市挤上下班公交的精神去抢座位。




高山火车沿途风景




作为一个从来没在上下班时间挤过公交的弱鸡,我自然是只能坐在地板上了。拿着旅行背包垫在地上,哐当哐当挨过四个小时也不难,据说目的地Nuwara Eliya可是被当地人称为小英格兰呢。



到了目的地的时候我只想问一句:Excuse me? 大哥您去过英格兰不?除了这里有几幢怪怪的殖民风格建筑,路上行人较少一些,没有肯德基,我倒是看不出来这地方和Kandy有什么太大的区别。走到一半路上还下雨,又大雾得如同雾都北京一般,没待多久我就冷得跑回旅馆缩起来了。


路上遇见两个雾都的小伙伴带着个孩子,问我第二天要不要一起拼车去霍顿平原徒步,那儿还有个名字文艺的景点叫“世界尽头”。以下是我的思考历程:去尼泊尔博卡拉的时候我没去徒步,去其他好多风景不错的地方也没徒步,这里又是有名的国家公园,作为一个不怎么热爱自然风光又比较懒的无趣游客,还是应该挑战一下自我,勇敢地迈出这一步,嗯。


于是设了一个凌晨五点半的闹钟,六点钟和包车司机接上头,一路往霍顿平原进发。据去过的朋友说风景很不错呢。然而,我们看到的沿途风景是这样的。



一小时之后,我们到了这个国家公园的门口。门口的风景是这样的。



这连个鬼都看不见啊!什么世界尽头啊这已经是人生尽头了吧!我还不如去北京吸霾或者回家去玩寂静岭啊!


在风景秀丽的国家公园门口为要不要买票进门挣扎了半个小时之后,我们又原路开回去了。这就是所谓的出师未捷身先死吧。


后来我又去了所谓的茶园,也并没有在那里感受到旅行的意义。于是一行人决定坐下午的火车前往另一个山区小镇Ella。



沿途有人玩挂火车


Kandy到Nuwara Eliya那段路的火车我还能把背包放在地板上坐下来,而从Nuwara Eliya到Ella,火车上则是连我一个屁股的容身之地都没有了,只好一路站了三个小时。啊天地这么大,火车这么长,却容不下我的一个屁股。


到了Ella,天气依然阴冷而潮湿,和广州三月的回南天如出一辙。当天最大的安慰,大概是我住进了一家这趟旅行最好的旅馆。价格约为150元人民币,开房送瓶装可乐(斯里兰卡可乐很贵的!),双人大床上还摆着一支假玫瑰花。


在这种鬼天气之下,附近的小亚当峰自然是没什么心情去爬了。而小镇本身只是个挤满了旅馆餐厅乏善可陈的旅游小站。一直对海滩晒太阳这类活动兴趣不大的我也禁不住要在内心咆哮了:老子要去南部海滩!老子要热辣辣的太阳!


第二天我就心愿成真了。在从Ella去海滨小镇Mirissa的大巴上,热辣的阳光直接把我从冬眠模式晒醒了。至于之后晒到脱皮,那又是后话了。这转变未免也太猛烈了一些吧。


然而,热带海滩也有热带海滩的烦恼。我入住的廉价青旅也不知道是怎么在Booking上获得那么多好评的。爬上上铺一看,呃,床铺上有好几只死虫子。


没事,还好旁边有洗过的新床单,铺上就可以装作没事了,握住床单一抖……


现在床铺上有好几十只死虫子了。


这都是什么鬼啊喂!我最近的旅行运到底是有多差啊!出个门还又被狗追了啊!



摄于被狗追的前一秒


没事,冷静,美好的东西一定在前方。对了,Mirissa的保留节目是出海看蓝鲸啊,蓝鲸!马上出门去订第二天出海的观鲸团吧!


第二天一大早6点钟,我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漆黑的旅馆门口,等着tutu车来接我去码头。7点出海,在海上浪花里漂浮了两个多小时然而什么鬼都没看到之后,我终于毫无悬念地吐了一塑料袋。前面已经吐到半死的妹子还帅气地背对着我递来一张纸巾:“纸巾要吗?”


我接过纸巾,两个人继续一起对着塑料袋重新回味今天吃了什么早餐。


观鲸船上的小哥干活也很是辛苦,主要工作就是来回接各位游客的呕吐袋,不知道集满十个能不能积分兑奖。前面的一个白人妹子直接吐到瘫在地上睡着了,最后好像鲸鱼也没看成。


哦,至于我,当然还是有看到鲸鱼的,它长下面这样。



其实就是隔老远看到海面上的一个凸起物喷了一条水柱……但从7点到12点出海五小时,看到海豚和鲸鱼的时间加起来也不超过五分钟吧,剩下的时间都在酝酿回味今天的早餐了……


船靠岸的时候,一个游客仰天长叹:还是做陆地动物好!我一边保持晕船惯性摇摇晃晃地走着一边思考,这种让人痛苦的娱乐项目的意义到底在哪里?


想起报名观鲸团的时候,广告招牌写着:第一天看不到鲸鱼,第二天还可以免费再玩一次!


谁要再想去那还真是见了鬼了……


晚上和北京小伙伴去沙滩上吃海鲜,等了近两小时,端上来一尝,肉质干瘪,烹饪手法也欠佳。比起海鲜来说,好像还是卖海鲜的小哥看起来更好吃一点。



秀色可餐的卖海鲜小哥



以及不那么秀色可餐的海鲜


与Mirissa相比,我还是更喜欢离古城Galle较近的Unawatuna海滩。这里风浪较小,沙滩细密,设施齐全,又不至于过于喧闹,坐个tutu车或者公交从Galle过来只需十来二十分钟,沙滩上晒太阳泡水玩腻了还可以去隔壁SPA中心做个阿育吠陀大保健,具体细节在此省略2000字。



Unawatuna海滩




还好有Galle,不然我的斯里兰卡之行就只剩下满满的槽点了。


Galle是一座位于印度洋边的小城,但这里出名的不是它的海滩,而是一座由殖民者建造起来的城堡。城堡面积不大,里面既有教堂,也有清真寺和佛教寺庙。当然,和众多这类旅游地一样,这里更多的是老房子改建的民居和餐厅、咖啡馆,还有许多出售真假莫辨珠宝的纪念品商店。




放在其他国家,Galle大概就是个无甚特点的文青小清新拍照装逼地,但放在斯里兰卡,尤其是之前经历过那么多倒霉事后,这里简直就是天堂一般的存在。


首先,我终于能吃到一顿味道正常的饭菜了。让我们忘掉肯德基烤焦的鸡腿和各种斯里兰卡黑暗料理吧,金枪鱼排和番茄意粉先来两份。别问我为什么要点西餐,在殖民历史悠久的地方找个好点的餐厅至少不会踩雷啊。



Galle街头的餐馆



金枪鱼排


其次,旅游体验和路上遇见的人关系还是挺大的。在Galle遇到的人大多善良有趣,城堡内一家冰淇淋店的老板问我们能不能送一小盒风油精给他,据说这玩意儿有提神醒脑的功效?我们说对啊,你抹一点这个,然后把它擦到你的……太阳穴英文怎么说来着?哦对了,擦到你的sun hole上面……


然后老板就拿着这盒风油精去和其他客人演示:这个是中国的提神醒脑秘药哦,你看,像这样抹一点擦到你的sun hole上面……



冰淇淋店老板在讲解怎么涂sun hole


太阳西下的时候,很多斯里兰卡的本地人就会聚集到靠海那边的城墙上散步休闲。有人带着吉他和手鼓唱歌,有人表演耍蛇,据说还有人会表演城墙跳水,可惜我没瞧见。在Galle的两三天里,没事就到城墙上放放空,等印度洋上的落日沉到海平线下,也是很惬意的事情。



在Galle,我还去电影院看了一场《死侍》,但网络预告片里看到的床戏镜头好像都被剪掉了……说好的床戏呢!斯里兰卡广电总局你还我床戏!我还去报名参加了一个学做斯里兰卡咖喱的烹饪课,旁边的德国妹子吃到第一道咖喱的时候,说咦还蛮好吃的诶。吃完所有咖喱后,妹子说,好像最好吃的也就是第一道了……



咖喱烹饪课



不太好吃的咖喱们


然而好景不长,当一要离开Galle的时候,我马上就又霉运缠身了。


为了不用再在火车上站上三小时,让我可怜的屁股能有一小块容身之处,我提前两天花了约40元人民币的高价买到了一等座的座位票,还特地选了下午三点半出发的火车,为的是刚好能在传说中的那段海边火车上看印度洋落日。但出发的时候,火车站工作人员先说火车晚点,后来则直接告诉我们火车取消。一等座的票只能搭另一班票价折合人民币几块钱的二等座。至于传说中海边火车上看印度洋落日,基本只能靠在乌漆麻黑的夜里靠听海浪声想象了。



傍晚坐海边火车看见的风景


作为首都的科伦坡,和传闻中的一样似乎并无太多亮点。在要塞区逛了一下印度教寺庙、清真寺和荷兰殖民时期博物馆,去城中最豪华、挤满了中国游客的百货商店Odel买了点茶叶,就已经疲惫得懒得再走动了。还好,入选亚洲50佳榜单的Ministry of Crab餐厅里的大螃蟹还是给予了我很大安慰的。



科伦坡市中心



科伦坡街头的清真寺



斯里兰卡大螃蟹


在斯里兰卡游荡了9天,我实在很难将它称之为一次愉悦的旅行。在Nuwara Eliya时,我一边冷得在被窝里哆嗦着打抖,一边疑惑不解地问去过斯里兰卡的朋友:这里到底哪里好玩啦!


但我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和许多国家相比,斯里兰卡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确实逊色一些。但这里的人实在是我去过国家中最友善的之一了。路上的孩子们会热情地向你打招呼,却并不对你说one dollar或者要糖吃;tutu车司机大多友善也不太坑人,就算坑人也坑不了多少钱;你向路人问路或打听其他事情,大多数人都会友好地告诉你答案,也并不像他们邻国的某些人那样死缠烂打地追着你要小费……


而且,万一去霍顿平原徒步的时候,天气很好也看见很多动物了呢?万一离开Galle的时候火车没晚点,在海边火车上看到印度洋落日觉得很欣喜呢?那样的话,我会喜欢上这个国家么?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天气、运气、遇见的人、心情的好坏,这些因素都会左右你对一次旅行的感受,或许只是我恰好碰到了比较差劲的组合因素罢了。


毕竟,无趣和郁闷的经历在旅行和人生中都会占据相当长的时间啊。哪有每次旅行都high得不行这么好的事情。


如果觉得心有余怒和不爽,回来再买张机票,订个餐就好了。反正我今年可就指望着在San Sebastian已订好的Arzak餐厅支撑我的人生希望啦。



长按下方二维码下载豆瓣App

→ 和有趣的人做有趣的事!



Copyright © 斯里兰卡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