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兰卡跟团游价格联盟

丝路芳华

冰与火在舞蹈2021-10-12 07:47:35


当芳华已逝,总感岁月无情。

若回想当年,曾经的她又是什么样子呢?



唐朝,公元618年--907年。共历二十一帝,享国二百八十九年,是公认的中国最强盛的时代之一。

丝绸之路自张骞通西域以来,距离唐朝已有700余年的历史了。

在这几百年里,“河西走廊”作为丝路最重要的一段通路,时断时通,历经战火和艰险,终于,在盛唐又显繁华,芳华再现……


如今,一队队商旅又从长安出发,踏上一段传奇而迷人的丝路之旅……


天 水


人们刚刚一进入甘肃,就被天水的景象深深的吸引了。

天河注水入瀛池,千古甘冽的玉泉恩泽谁的容颜,滋润出四季如春的陇上江南。



古城更因为与李杜二人的缘分让世人心驰神往。

一场唐风诗韵的饕餮盛宴,席卷古城老巷。莽莽林海隐藏一块千年的灵岩,吟唱着李杜诗篇,白云托起诗韵悠悠,唐风漫卷一片历史的天空。蔚蓝苍穹下,一个叫麦积山的老翁,悠悠坐等,与白云共舞,与烟雨共唱,吟诵着唐声韵曲,相邀两个身披半个唐朝的人。 

诗仙李白、诗圣杜甫,在古城秦州留下了雅韵悠扬,诗意弥漫。

杜甫从岳阳经成都、徽县、成县达秦州,李白经安徽当涂、山东济南紫霞宫,从江由到秦州。一路踏着古道风沙,脚踩汉唐雄风,撷一朵鲜花,献给久别的故里。 



传奇的麦积山石窟约自十六国后秦时期开建,历经西秦、北魏、西魏、北周、隋,如今已是声名远播,大唐的能工巧匠慕名而来,在这里精雕细刻,要把盛唐的风韵永远留在这里。



兰 州


初入金城,五泉趵趵的泉水如同霍去病的鞭击声犹在耳,文成公主进藏时夹道欢送的场景好似历历在目。



其实在金城,还有一座盛唐寺院的传奇向人们走来。

庄严寺,兰州历史上最著名的寺院之一,它坐落在张掖路上,相传是隋末金城校尉的故宅。薛举,系河东汾阴(今山西万荣)人,其父薛汪时徙居金城。隋末,薛举先起兵反隋,后来同李唐对抗,被李世民所灭。武德二年(619年),唐高祖敕建薛举王宫为庄严寺。

贞观初年,西行求法的玄奘大师,从秦州跋涉而来,据说曾在庄严寺内住宿一夜,第二天过河向西而去。

唐时,庄严寺内就有塑画二绝。

寺内的主要造像在前、中殿内,大体有三佛二弟子四菩萨、韦陀及布袋和尚、四大金刚、阿难、迦叶等等,塑像栩栩如生,工匠们将衣服的皱纹都表现得非常完美,似乎一阵风吹过,衣服就会飞起来。

画绝大约出现唐肃宗时期,主要指庄严寺内的观音壁画。观音端庄慈祥,身披白衣,手持柳枝。据说,柳枝的颜色翠绿异常,大概是用了中国传统的矿物质颜料的缘故,绿色历久弥新。有人说,这幅壁画是唐代大画家吴道子所作。


图为手绘庄严寺全图


武 威


凉州,一座有着长达138年建都史的“古都”,在十六国时期,前凉、后凉、南凉、北凉先后在这里建都。


然而此时的武威,是一座因为诗歌和诗人“燃动”的城。


先来看两首家喻户晓的《凉州词》: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王翰)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王之涣)



唐朝时期的武威,是西部军事重镇和战略要地,鉴于其在战略上的重要地位,唐王朝于公元711年在凉州设置了河西节度使,布驻重兵,用以抵挡吐蕃。大诗人王维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于公元737年出使河西,并驻足武威一年多,留下了一首首脍炙人口的诗篇,字里行间漾溢着诗人对武威的深厚感情。

王维,号摩诘居士,是盛唐诗人的代表,世称“王右丞”,因笃信佛教,又被称为“诗佛”。

王维在河西任职期间,每当公务闲暇之余,便常常出城到郊外游览,考察民情,熟悉风俗。且看他写的《凉州郊外游望》一诗:“野老才三户,边村少四邻。婆娑依里社,箫鼓赛田神。洒酒浇刍狗,焚香拜木人。女巫纷屡舞,罗袜自生尘。”这是一首描写武威农村田家赛神活动的诗,一个村庄举行了一场热闹的赛田神活动,仪式伴有音乐和舞蹈,使赛神活动更加热闹。此诗恰如一幅乡村风俗图,展示出一千多年前武威农村人文景观,具有浓厚的民俗文化情调。再看他写下的《凉州赛神》一诗:“凉州城外少行人,百尺峰头望虏尘。健儿击鼓吹羌笛,共赛城东越骑神。”这首既写戍边生活、又描述武威民俗的诗让人们全面见证了唐代武威的风貌。


拜别王维,再去瞻仰鸠摩罗什。


罗什寺塔最早建于后凉时期,塔及寺院在唐代时大力扩展。武威作为丝绸之路上的重镇,佛教在这曾有着兴旺气象,并留下灿烂的文化遗迹。鸠摩罗什寺就是为了纪念西域高僧鸠摩罗什弘扬佛法、翻译经典功绩而建造的他是东晋时后秦高僧,著名的佛经翻译家,与真谛、玄奘、并称为中国佛教三大翻译家。




张 掖


喝罢凉州的葡萄酒,匆匆的商旅进入张掖,不禁感叹这里的富饶与安宁。



唐朝的张掖正在大力发展农业生产,“开置屯田,尽水陆之利,稻丰收稔,一缣数十斛,积军粮数十年”。河西的国际贸易地位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峰,张掖成为中国对外贸易的重要场所。经济的繁荣,促进了文化昌盛。

西魏(535-556年)时期,西域商队云集张掖,东罗马帝国和波斯钱币可在张掖交易中使用,张掖成为国际贸易城市。

隋代(581-618年)时期,张掖成为经营河西和西域的大本营,民族贸易异常活跃。609年,隋炀帝西巡,亲自在张掖主持有西域27国使臣、商贾参加的“万国博览会”。

著名高僧玄奘去印度(天竺)取经,途径张掖。

诗人陈子昂奉旨视察张掖,写有《上谏武后疏》。

王维、高适、岑参等驻足甘州时均留下著名诗篇。

甘州音乐《波罗门佛曲》传入宫廷后,唐玄宗改制为《霓裳羽衣舞曲》。

甘州边塞曲流入中原后,成为教坊大曲,以《甘州破》、《甘州子》、《八声甘州》、《甘州曲》等命名的词牌、曲牌流传甚广。


商旅们途经山丹时还听到这么一段美丽的传说:


大马营草原,地理位置优越,气侯凉爽,水草丰茂,是孳养良骥骏马的最佳场所,故历代游牧民族和王朝视为宝地。秦汉之间,月氏、匈奴游牧于此,因能育有良马而长期占据该地。之后,历代王朝从这里源源不断得到军需战马补充,优化战事。相传,这里出过“天马”、“神马”、“千里驹”。据说,很久以前,这里出了匹“火焰驹”。它刚生下来时,皮包骨头,干瘦如柴,满身皮痂不长毛,每逢雾天雷电,就长声嘶叫,嘴里喷出一股火光。一位老牧民识得这是一匹宝驹,他不要工钱,只要了这匹瘦驹。向主人辞工回了家。他把驹子拉到僻静处,拿出事先准备好的中草药熬上,涂在驹子身上,一会就脱了皮痂,火焰驹显身了,口喷火光,精神抖擞,他一溜烟就骑走了。这位老牧民走后,人们才知道他骑走的是千年难遇的火焰驹。



祁连山麓的马蹄寺也是往来张掖商旅的朝圣之地。马蹄寺,也叫普光寺,建于东晋十六国时期的北凉,这时候的马蹄寺还是一座汉传佛教寺院,是敦煌人郭瑀及其弟子所凿,先为郭的隐居讲学处,后人增塑像佛,鼎盛时期曾有僧众三百多人。




敦 煌


饮罢黑河水,终于来到了久负盛名的敦煌,敦煌者,博大辉煌也。这里是当时世界上名副其实的万国城。

这时的敦煌“村坞毗连,鸡犬相闻,佛塔遍地,市场广大,家给人足,焉然富庶”,“男耕女桑不相失,百余年间未灾变”,到处是欣欣向荣的景象。故有“元宵灯会长安第一,敦煌第二,扬州第三”的说法,充分反映了敦煌各项事业的繁荣。



在敦煌来往的商贾中,有深目高鼻、虬髯卷发、头戴白毡高帽、身穿圆领长袍、脚登乌皮鞋的波斯商人;也有浓眉大眼、高鼻多髭、身披袈裟的西域梵僧。

他们或为了政治利益,或为了经济利益,或为了文化的交流传播,万里迢迢汇集于敦煌,再进一步走出去,或者走回去,去进一步传播政治、经济和文化信息,为人类的文明奔走劳碌。


几百年来,西域胡商与中原汉族商客在此云集,从事中原丝绸和瓷器、西域珍宝、北方驼马与当地粮食的交易。与此同时,中原文化、佛教文化、西亚和中亚文化不断传播到敦煌,中西不同的文化在这里汇聚、碰撞、交融,使得敦煌成为“华戎所交,一大都会”,人文荟萃,文化粲然。当然,这些繁荣的景象正在被高超的匠人描绘在莫高窟窟顶的壁画上……

公元366年,也就是前秦建元二年,乐尊和尚在三危山下的大泉河谷首开石窟供佛,莫高窟从此诞生了。

几百年的不断兴建,到了唐朝时已经规模宏大,壁画和彩塑技艺精湛,同时并存着南北两种截然不同的艺术风格。



离开敦煌,不远处便是“春风不度”的玉门关,走出玉门关也就结束了河西走廊这段旅程,前方还有更远的丝路等待着旅人们……



丝路芳华,两千年之后,容颜不逝,历久弥新。

其实,丝路真正的芳华,就在今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斯里兰卡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