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兰卡跟团游价格联盟

康提 | 在花园里耗上一整天

不见集2020-06-27 09:21:53


去斯里兰卡,是一场随性而定的计划,转完一班机,在凌晨月色和朝阳交错的时候,抵达锡兰。从西边的科伦坡到南边的美瑞莎,再折回到当时抵达的起点,小半个月也只是走了小小岛屿的三分之一,其中,最舒服的旅程,一段在山间,一段在海边。


山间的那段,就是第一站康提。处于内陆的康提因古老的文明和佛牙寺依旧熠熠生辉。我们住在离康提湖有一段距离的半山腰上,一呆就恍惚过了两三日。


?  Lilian's Home  


Aribnb上一眼相中这个屋子,忍不住想推荐给所有即将前往的旅人。女主Lilian是个颇有气质的挪威老太太,庭院的布置精致考究,每一件手工艺品都藏着一个小故事。她的家就好像一座打理在印度洋的北欧小花园。

△ 大门前的俯视

△ 和管家一起浇花

Lilian喜欢一个人待在庭院里,记忆的毛边已经有点阻挠我了,说不清每个下午的她到底是捧着一本书,还是埋头在刺绣。我猜想,也许因为前半生在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寒冷,所以决定后半生在一个温暖的国度度过吧。她会耐心询问你几点起床,以便按时准备早餐。清晨后屋厨房叮叮当当,当面包水果一切准备就绪后,赤脚的管家会笑呵呵地捧出一壶刚刚沏好的锡兰红茶。一直很感慨他们硬实的脚底板,我偷偷地瞥过几眼,看得到脚后跟厚厚的黄色老茧,出于礼貌,又怕冒犯,从未问过光着脚丫踩过凹凸的路面到底疼不疼。而后的每一站,无论在马路、草地、甚至山间,总会看到赤足的人儿手提鞋子的影子,似乎脚底板要比鞋子结实得多。


邻屋的房客总是会在清晨七点钟推开门窗,在庭院的草坪上铺开两张瑜伽垫,在山腰这头,望着那头,开始深呼吸和舒展身体。

△清晨瑜伽

△推开门伸伸懒腰

一只叫Diva的调皮小猫经常会上窜下跳,庭院里偶尔会想起炮仗的隆隆声,那是Lilian的管家在驱赶误入民宅的野猴子。赤道的阳光穿过树梢挤进红木格栅落地窗,地上的婆娑疏影被过滤成镂空格栅的模样。我站在屋里,开始疑惑,跳进房屋里的是树影,还是窗影?下午五六点,山脚下开始康提舞蹈的表演,在这个不大不小的城里,山坡上对舞蹈音乐声听得格外清晰。


?  Royal Botanical Gardens  

  Peradeniya  


在康提的第二天,司机Bandu快乐地载我们前往皇家植物园,他一个人找了个树荫,停车休憩。植物园里奇形怪状的树木林立,我倒是说不出一个名字,觉得这一定比翁达利瓦侯爵家的花园有趣的多。如果柯希莫在这里,应该可以眺望过印度洋,看到400公里以外的印度,毕竟他的眼睛已经如老鹰一样敏锐。树上有太多普通人看不到的风景,他才愿意高傲地呆着那里不下来吧。我们在皇家植物园耗了一整天,晴空湛蓝,阳光明媚,天气好到没有一丝风吹过。

△ 妖娆的大树好像在跳舞



之后前往佛牙寺,去佛牙寺需要衣冠整齐,锃亮的石板地只允许赤足走过。佛牙寺中烛光闪烁,虔诚的佛教徒双手合十,在烛光和佛像前默念祈福。


?  Kandy City  


留了大半天时间,晃荡在老城里,城中有浓重的柴油味,遗憾的是没有去体验一把大门敞开的公交车。在大巴车枢纽熙熙攘攘,我一直想要尝一尝那些没有吃过的水果,唯独在这一站错过了wood apple


夜晚,去了游客都会打卡的山顶餐厅,夜色如黛,山峦上灯光点点,每一桌的食客似乎都在若有其事地评论着风景和菜肴。服务生忙得团团转,转起来的他们想必也是快乐的。


前往下一站的前夜回来的有些晚,路过Lilian的客厅,与她说了声晚安,开始了离别前的一场交谈。她说起了自己的家乡以及在这里的度过的日子。客用餐厅的墙上,挂着一张Air Sri Lanka的手绘地图,在后来前往的好几个城市里,我们都有见到,好想找寻一个带回家,问来问去,没有人说得清在哪里可以买到。


△心心念念的地图

夜晚,躺在Lilian的客房里,脑海里回播植物园里遇到的很多个情侣,或是牵手走过,或是在某一棵大树下并肩而坐。

△恋爱中的人儿

想起了绿子和渡边故事里的小熊。假如有一阵风吹过,树叶会沙沙作响,不同大小的树叶在不等的高度,摇摆出迥异而和谐的重奏曲。为什么你们不抱在一起,从山坡上咕噜咕噜滚下去呢,就像抱着春天里的熊,玩儿个一整天,你说快不快乐,委婉而直白地告诉对方,看!和你在一起就是这么棒!





一起去拍照吧

?

 围脖:ECHO---echo

LOFTER: Neverland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斯里兰卡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