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兰卡跟团游价格联盟

兰卡|康提--加勒的火车之旅

六月瑚AfricaRoad2021-10-21 08:13:27

在没有到达斯里兰卡这个国家之前,我对她的了解停留在文字和图画上。

春节后,得益于斯里兰卡驻港澳名誉总领事的介绍与协助,

自己有幸开启了前往这个印度洋上珍珠之美丽岛国的探索之旅,经科伦坡到中部的历史古城康提(kandy )然后康提乘火车经科伦坡到南部的加勒(galle)学习和了解当地的经济环境,旅游资源和人文风俗等,15天的时间里,除了见识了沧海变桑田的科伦坡海港城项目,随处可见的佛像,满街的tuk-tuk,PICKME (兰卡版的滴滴),康提的茶叶生产,当地文化习俗的火把舞蹈,也亲身感触和体验了诸多风土人情,印象尤为深刻的还有当地的火车。

 中国大陆的动车,高铁飞速发展,已经习惯了动车和复兴号这类高速列车的平稳,舒适,整洁,虽然一年偶尔短途也会坐上半个小时左右的绿皮火车,单绿皮火车也算宽敞有序,有座位车票的旅客,各自找到自己的座位,对号入座,这一切自己当做了情理的事情了。  

在斯里兰卡第一次乘火车,因为次日早晨5点出发的火车,前一天傍晚到了车站确认一下车站的位置及熟悉环境,如有可能顺便提前买好车票,次日可以从容不迫的检票上车。 

在手机APP12306或者计算机网页上登录12306网站,可以提前方便的买到所需的车次,甚至选定好自己偏爱的座位,靠窗或者靠走道。知道斯里兰卡有铁轨,也有运行着的列车,让自己略感惊喜,有些国家,有铁轨,不一定有列车运作。 

从酒店乘突突到了火车站,一是为了熟悉沿途路线,也是为了熟悉车站位置及周边环境,径直到售票窗口,买次日康提到加勒的直达列车,售票员回答说,到加勒的火车发车时间是5点哦?看得出来他是在怀疑我是否确定早晨5点出发,这个时间当地天还没亮。

待我明确我知道是早晨5点的火车后,随即说我要一张二等座的车票。售票员答曰:不提前售票,明天早晨4点后窗口直接买票。 

 自己也就欣然接受,离开火车站一路盘算次日早晨4点左右出发的交通工具及如何安全到达,当次日早晨4点多随酒店陪同人员离开当地医院,还在捉摸着是否赶得及5点的火车,然后好请酒店人员陪同去火车站。

算了下时间,回酒店收拾行李,到车站唯一一班康提到加勒的火车早晨5点已经离开了,除非它晚点,这个几率不敢奢望,只能在黑夜凌晨5点左右回到酒店,也不再和酒店工作人员提预订的车辆及到火车站的事情了,自己凌晨3点半左右开始叫医生,到医院却安然无恙的一番折腾后,酒店前台值班人员已经知道了我不可能早晨4点去火车站了。  

夜幕下徐徐驶出科伦坡的列车

经过一番折腾,返回到酒店,稍作歇息后,电脑上查询了康提去加勒的火车时刻表,每天唯一一趟的直达火车错过后,一番路线对比后,自己认为最便捷的火车连接路线是经科伦坡转海上火车,沿海边一路南下,东进到达加勒,113公里左右的路程,大约2.5小时加勒火车站(galle fort ),车站不远处即是有名的加勒古城,得空值得一看的地方,海水无比清澈见底,大多数人当地人在戏水,嬉戏声伴随着印度洋海浪声也给古城遗迹增添了不少活力与生机。

上午从酒店出发拖着行李,随突突车,路过康提湖,10分钟左右到了火车站,买了票,心心念念的二等票,一边说着”2nd. Class”, 一边用指头比划2,等售票员给了2张车票和零钱,自己连忙说”nono1ticket3rd class”

你要三等票啊

自己没反应过来,售票员已经重新递来新车票,额外的找零,

自己匆忙拿着一把零钱,赶紧检票进站,

康提的火车站很小,一个检票口/进站口,一个出站口,

这和科伦坡火车站(fort station)不能相提并论。

2等坐,3等座的区分,就是车厢外侧的这个小小数字,

拖着17KG的行李箱费劲蛮力,才识得


在康提拿着车票进站,左右两边两个月台上车,检票人员指着有火车停靠着的那边月台上车,到了车边,车厢上边没有车厢号,自己还在依照国内的火车乘车习惯找自己的车厢,虽然小小车票上的没有一个个字是认识的,除了105这个数字,当时也没意识到找钱和车票座位等级有关。

 后面在车上找到一个空位,待坐定后,再次拿车票开始研究,没看出名堂来,然后厚着脸皮问人家,这个车票是到科伦坡的吧,才知道是三等坐的价格,105就是车票钱,兰卡比绍(这和人民币约5元);此前其实已经在月台上找了两个人确认这趟车是到科伦坡的,然后决定上车。 



在康提到科伦坡的这一路上,明白了当地的火车票上没有座位号的,上车有空座位坐上即可;列车似乎也没有车厢次序号的,二等座和三等座的车厢也是不相通的,车厢外侧上只有2,3这样的数字显示二等座和三等座的区分,就是这个如何区分2等座,3等座车厢的小窍门,也是车到了科伦坡后才知道的,在康提出发的列车上,自己其实不知道哪些车厢是二等座车厢,各车厢进门处也无列车员,只是看见不同车厢都有人上车。

 

自己在站台上一路看也不知道自己的“2等座车厢在哪里,寻了个看着人少的车厢口上车,到了车厢,一路问当地人,说二等座在前面,一直走到三等车厢尽头,发现要去二等车厢,必须下车,眼月台走到二等车厢,看着打行李,打消下车上车的念头,三等车厢反正座位有空的,坐下来也罢,邻座和对面的一起的长调座椅上是一家四口,自己在这家人靠母亲的这边坐下,行李箱占据了半个座位,也堵塞了半个通道。

 

还在这一路上hangri,这一家四口无人离开座位去洗手间什么的,后面站台上有人上车,空余的座位也坐了两个人,这样一边三人的座位都有人坐着,那个一家四口的稍大一点的女孩,把座位让给了一个成人,她的妹妹还在爸爸的怀里玩耍,直楞楞地充满好奇的看着我,这个唯一的陌生面孔,自己除了笑一笑,也不知道怎么和那个1岁多点的宝宝交流,拿出零食自己先吃了一个,然后给她,她倒是毫不迟疑地接过去就开吃了,反而是大一些和女孩,给她也不要,数次后,她在她妈妈的示意允许下,才伸手接了我给她的小零食。  

途中看见一个站台有个小卖部,看见有水,和邻座靠窗的那位妈妈说,请帮我买瓶水,通过站台上的路人,人家帮助水递进来了,我即刻递了100兰卡比尔,对面的一位50岁左右的男士示意,50元,意思是找了50元再给摊主100元,随后人家找来50元,给了100元,火车已经徐徐启动开向下一站了。俩个人的举手之劳,让自己有些意外,当地语言迅速交流着,要买水,路人协助递水递钱,找50元,短短一分钟左右时间,一切貌似演练过许多次的,衔接的如此紧密。 

 

自当日凌晨3点半快到下午1点,终于喝到了凉爽的水,在开始逐渐拥挤的车厢里随着一阵阵电扇及行进中的列车窗口带来的山间微风,也不感觉到炎热了,就这一瓶水在接下来一个多小时左右里一直陪伴到科伦坡,不敢一口气喝完,否则又得麻烦人了。

出行在外陌生人的友善帮助是情分,过多消费人家的善良,只会让自己感觉惭愧,一路上无论车厢,或者一同上车的乘客的各式细微帮助或者友善之举,让自己也感觉一路的行程无比轻松,没有了进火车站是的紧张不安。 

火车站月台等候列车的各色旅人

在康提到科伦坡的也是110多公里的路上,一路停站,行程4个小时左右,沿途上车下车的人三三两两的,发现这趟车,对于当地人而言,更像一列行走在山间的公交穿梭列车,快到科伦坡的前两站的时候车厢里一下子塞满了人,自己所在的这排相对而坐的总计六人的空间,大人小孩,站着坐着的一个9个人了,还有一个行李箱,占据了一个人的空间,就是如此拥挤仄逼的炎热车厢里,大家都是井然有序的,没有一个人抱怨行李箱带来的拥挤。


快到科伦坡之前时候,又停了个站,在拥挤的车厢里又上来了一个抱着小孩的妈妈,母子二人,毫无立足之地,刚才对面座位的一个年纪较轻的男士,把座位让给了一个僧人后,僧人下车,一位后面上车的女子坐了他的座位,他说是他的座位,刚才给了僧人座而已,那位50岁左右的女性,带歉意的起身座位还个那个高瘦个子男性,此刻他看见那个抱小孩的妈妈靠近他,先是示意她把小孩递过来给他抱着,无奈小孩认生,于是他热情帮她先把收里的包接过来,然后设法请她落座,虽然近在咫尺,在几乎密不透风的如人墙般的毫无回旋空间的车厢里,要行走三五步左右的距离,她也是费力不少,终于落座,小孩开始哭泣咳嗽,估计是带小孩进城看病的吧。  

夜幕下的 科伦坡FORT 火车站主广场

而此刻自己的行李箱上已经搁着三个不同的包包,旅客得益腾出手来支持自己在时快时慢的摇摇晃晃哐当哐当的列车上可以站稳。列车快到科伦坡fort 枢纽站的前一站,听见科伦坡什么的,也看见很多人准备下车,自己也以为到了科伦坡,旁边的人说,你下一站再下车,还没到科伦坡。

上午1040的火车康提出发,在下午210分左右科伦坡fort 车站下车,同一月台另一边站满了候车的各色旅客,发现西欧面孔的人也更多了,想着245左右有一班去galle 的列车,猜测大家也许等的就是这班车吧 


科伦坡FORT站台上人很多,寻思找一个稳妥的人问一下你们等的是否去galle 的车,那位白人女士回答说“Ithink so ?”,此刻正好列车进站,不管三七二十一,上车再说了。

找到一节站立人数较少的车厢安顿好后,心里还在打鼓,要不是开往加勒方向的车,大不了最近一站下车,返回科伦坡再坐下一趟,就在这之后几分钟的行驶后,穿过昏暗的桥洞,不就前面一片光亮,看见了大海,离铁轨最近的海水也就不到一米左右,此刻惴惴不安的心突然轻松了不少,这个就是传闻中千与千寻之海上火车的原型了! 

在科伦坡到加勒的一路上,时不时的与近在眼前的大海相遇,站立几站后,旁边靠窗的男士下车,他的邻座示意我进去落座。此时早前科伦坡一起上车的一位着长裙的男子,也下车,帮我把上车时候放入行李架的背包递给我落座的座位边。

有了此前康提到科伦坡的那段火车旅程后,这段旅程貌似开始游刃有余了,看好时间,同时和邻座的当地男士问了到galle下车,确认这趟车一定停靠加勒的,然后在一个站台买了当地小吃,拿在手里,没有吃久开始睡觉了,睁开眼睛,邻座的男士站起来,招呼他的同伴过来坐他的座位,他在一旁站着,两人交谈甚欢,才意识到,刚才的座位,他完全可以叫他的同伴坐的,那刻自己内心又感觉到了一阵暖意。 

车站的售票窗口一角

一路沿着海边行进的列车,快到了加勒的时候,开始下雨,雨势逐渐变大,窗外不断飘来的雨水落在衣服上,自己无动于衷的坐着,反正外衣淋点雨没事,更主要的是以为车窗是无法开合的,车厢都不关门的火车上,车窗估计也是和车门一样,一直常开的吧,门就是个摆设,当时有一段时间坐在两节车厢的门口,还在担心摔出车外,或者直接摔倒水里。

就在一路看着窗外的雨水的时候邻座的那位男士起身拉下窗户,随即没有了雨水溅落衣服上,才意识到刚才的想当然以为窗户和门一样,关不上的,此刻感谢之余,也为自己的刻板惰性思维而汗颜。 

用本国的列车思维相比或者惯有模式去思考一个陌生的地方或者国度的人和事,想来自己是何等的无知自大或者幼稚。

而在从康提到科伦坡,科伦坡到加勒,加勒返回科伦坡的一系列旅程中,让自己切身从草根的角度感受到当地不同层次人的各自友善还有无私热情之手的帮助,这和此前一些发展中国家经历的似乎非常不同。无论是抱着什么目的的旅程,每次旅程,都会有或大或小的惊喜与收获,只要自己保持一颗坦然无偏见的心境。

人生也如此,如同一场旅途,有泥泞有颠簸,有坦途有通达;会遇见风雨,也会遇见彩虹。对于斯里兰卡这个和中国有着源远流长历史的美丽国度,更多的美丽,期待在下一个旅程中去发现。

Colombo, here I am! again!


照片、文字: 吴冰JuneHU


六月瑚的微信号 :JuneHu_JuneHu

Life is living with optimist mood and great love

Life is a non-return journey

Copyright © 斯里兰卡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