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兰卡跟团游价格联盟

你不知道的真实历史——玄奘凄凉结局

金牌董秘培训2021-10-18 08:50:10

??上海交大《金牌财务总监班》第八期  3月24日上课!欢迎试听!

??上海交大《金牌董秘培训》第九期  3月24日举行隆重开学典礼!


明代小说《西游记》结尾是个大欢喜结局:真经被送回中土,师徒们修成正果,玄奘成为“旃檀功德佛”在一片梵唱中,故事迎来了结局。

玄奘(602年~664年),唐代著名高僧,法相宗创始人,洛州缑氏(今河南洛阳偃师)人  ,其先颍川人,俗家姓名“陈祎(yī)”,法名“玄奘”,被尊称为“三藏法师”,后世俗称“唐僧”,与鸠摩罗什、真谛并称为中国佛教三大翻译家。


玄奘为探究佛教各派学说分歧,于贞观元年一人西行五万里,历经艰辛到达印度佛教中心那烂陀寺取真经。前后十七年学遍了当时的大小乘各种学说,共带回佛舍利150粒、佛像7尊、经论657部,并长期从事翻译佛经的工作。玄奘及其弟子共译出佛典75部、1335卷。玄奘的译典著作有《大般若经》《心经》《解深密经》《瑜伽师地论》《成唯识论》等。《大唐西域记》十二卷,记述他西游亲身经历的110个国家及传闻的28个国家的山川、地邑、物产、习俗等。《西游记》即以唐僧其取经事迹为原型。


玄奘被世界人民誉为中外文化交流的杰出使者,其爱国及护持佛法的精神和巨大贡献,被鲁迅誉为“中华民族的脊梁”,世界和平使者 。他以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相,不畏生死的精神,西行取佛经,体现了大乘佛法菩萨,渡化众生的真实事迹。他的足迹遍布印度,影响远至日本、韩国以至全世界。玄奘的思想与精神如今已是中国、亚洲乃至世界人民的共同财富。



早年经历

玄奘是东汉名臣陈寔的后代,曾祖父陈钦,曾任后魏上党太守;祖父陈康,以学优出仕北齐,任国子博士,

 

食邑周南(河南洛阳);父亲陈惠,身高体壮、美眉朗目,平时潜心学问,博览经书,为时人之所景仰,曾做江陵的县官,后来隋朝衰亡,便隐居乡间、托病不出,当时的有识之士都称赞他的志节。陈惠共生四子,玄奘是他的第四个儿子,玄奘于隋朝仁寿二年(602年)出生。

玄奘幼年跟父亲学《孝经》等儒家典籍,“备通经典”,“爱古尚贤”,养成了良好的品德。父亲去世后,二兄陈素在洛阳净土寺出家,即长捷法师。玄奘十一岁那年,便随长捷入寺受学《法华经》、《维摩经》等。” 

 

隋大业八年(612年),玄奘时年13岁,受大理寺卿郑善果激赏,破格于东都洛阳净土寺出家 。玄奘出家后,首先在洛阳净土寺跟景法师学《涅槃经》,从严法师学《摄大乘论》(下简称《摄论》),达六年之久。

唐高祖武德元年(618年),由于战乱,玄奘与兄长捷离开洛阳赴四川,在空、景(慧景,摄论学者)两法师处学习。次年,玄奘到成都听宝暹讲《摄论》,又跟道基学“说一切有部”的《阿毗昙论》,接着在道振处学习《发智论》。玄奘居蜀四五年间,师从多师,研习大小乘经论及南北地论学派、摄论学派各家的学说,学业大进,渐为人钦慕。

  

隋大业十二年(618年),玄奘随其兄入汉川,北至益州,适逢空、景二法师,从之受学。继而至高僧大德云集的成都学习。武德五年(622年),玄奘于成都受具足戒。后玄奘游历各地,参访名师,讲经说法。

在四五年里,通过众多名师的指授,玄奘对“大小乘经论”,“南北地论”、“摄论学说”等均有了甚深的见地,闻名蜀中。但他并没有满足,武德七年(624年)到相州(今河南省安阳市中西部),相州是当时摄论学的中心,玄奘从慧休学《杂心论》,又到赵州(今河北省赵县境内),随道深学《成实论》,再回长安从道岳听受《俱舍论》,并向武德年间来华的中印度波罗颇迦罗密多罗(简称“波颇”)咨询佛法。

   

早在南北朝时,佛教学术界就开始了“一阐提众生有无佛性”的论争。到玄奘时代,北方流行已久的《涅槃经》、《成实经》、《毗昙》学与真谛在南方译传的《摄论》、《俱舍论》,构成当时南北佛学的主流。但玄奘师通过学习,深感真谛等古德译著不善,致使义理含混,理解不一,注疏也不同,对一些重要的理论问题分歧很大,难以融合。特别是当时摄论、地论两家关于法相之说各异,遂产生去印度求弥勒论师之意。


正 文

现实中的人和事却和传说故事不同:玄奘回到唐朝的十多年里其实很难享受到心灵的宁静。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玄奘甚至失去了自由,要在武装守卫监视下缓慢的进行译经工作,即使重病也得不到及时医护。

玄奘最后的工作场所,是位于今天陕西省铜川市玉华山中的玉华寺(已毁),本是皇家避暑地,但在冬季却非常冷,玄奘在西域时就落下了畏冷的毛病,每到寒冷时节就容易发病。在公元664年元月,同寺的僧人玄觉做了一个高大佛像倾倒的梦,玄奘听说后很肯定的对玄觉说:“这个梦和你无关,预兆的是我”。


果然几天后,62岁的他摔伤了腿,在元月十三日一病不起,二十多天后去世。在他死后两天,宫中派出的御医才姗姗来迟。

他晚年念念不忘的译经事业并未完成,从印度带回的经书只翻译了一部分,而在他死后数日,对此毫无兴趣的唐高宗就下令停止译经工作,未翻译出来的经书被送回大慈恩寺保存,再也无人问津。

玄奘临终受到的这种待遇非常特别,初唐时代的佛教影响力是今天中国人无法想象的,玄奘从印度取经归来时,数十万长安民众自发拥上街头欢迎他,欢迎队伍在官道两旁排了二十多里,据说整整五天时间全长安人在激动中忘却了工作。无论士农工商,男女老少所有社会阶级都处在狂喜之中,中国历史上还从来没有一个宗教家,获得过这么多人的疯狂欢迎。

他的这种影响让朝廷茫然失措,却也不得不警惕起来:为了避嫌,玄奘在整个欢迎过程中不发一言,尚且有数十万人为他如痴如醉,那如果他公开发表不利于朝廷的言论,那会造成什么结果?

玄奘的政治敏感性告诉他,仅仅是韬光养晦还不能消除朝廷的疑虑,他还必须取得皇帝的认可,于是他抵达长安后不久就急切赶往东都洛阳求见皇帝,此时的唐太宗李世民正在东都忙于远征高丽的准备工作,然后李世民和玄奘有了第一次见面。

以后世眼光来看,皇帝和宗教领袖的这次对话其实处处暗藏机锋。


李世民起先表现强硬,首先责备玄奘违反命令偷偷出关西游一事。然后详细问到玄奘西游时所经历各国的山川形势、气候物产风俗等事。

玄奘表现出惊人的记忆力和出色的语言条理,十几年来穿行数十国的经历仿佛是刚刚发生,哪怕是一些细节玄奘都能清晰的描述,这让爱才的李世民大大赞赏,甚至开口要求玄奘还俗以官员身份侍奉皇帝左右。当玄奘拒绝后,又欲带玄奘随师出征辽东,作为长期咨询的顾问。

玄奘又一次拒绝了。同时玄奘也提出:希望把余生用来把这些来之不易的梵文佛经翻译成汉语,望朝廷给予人员,财务和场所上的支持,把少林寺作为翻译场所。太宗对玄奘的要求也同样拒绝。提出可以支持译经工作,但译场必须定在京城的皇家寺院弘福寺。


无论是要求还俗,还是随军西征,目的都是要将玄奘置于朝廷控制之下。而玄奘对皇帝的意图心知肚明,主动提出:“百姓为迎接玄奘西归太过热情,不仅触犯法律,更荒废了佛教法事,请朝廷派遣人员守卫寺门,以免出事。”,这实际是自请派人监视,来让皇帝放心。

对于玄奘的识相,唐太宗听非常高兴,当即表示:

“法师此意可谓保身之言也,当为处分。师可三五日停憩还京,就弘福安置。”

在得到玄奘愿意接受朝廷监管的承诺之后,太宗这才完全答应支持译经。从此以后,玄奘法师“一入道场,非朝命不出”。


玄奘的主动配合让李世民非常高兴,在之后的数年里,玄奘在皇帝心中的地位不断上升,玄奘翻译完成了《瑜伽师地论》后,原本对佛教兴趣不大的唐太宗亲自为经书写序言,而太子李治则为经书写了后记。这相当于用两代皇权为玄奘译经背书。

唐太宗晚年受玄奘影响颇大,去世前的一年多里甚至和玄奘形影不离,也许是想借这位佛法深厚的高僧降低对死亡的恐惧?这点我们不得而知,只是他对玄奘所说因果报应和轮回之睡说的事迹都非常痴迷。李世民几次对玄奘感叹“朕和法师相逢太晚了。”

649年,唐太宗驾崩,玄奘原本顺利的译经事业开始有了转折。


总的来说,玄奘失去皇室欢心,原因有二。

原因一是,这时的佛教发展,已经开始遭遇到朝廷的防备,众所周知,唐朝皇室认太上老君李耳为先祖,把道教当成国教,但佛教的势力却远远大于道教:唐长安城内有100多所佛寺,道观却只有40多所。

玄奘身为对皇帝影响最大的佛教徒,也势必免不了要为佛教发展争取好处,例如玄奘曾经向李世民内奏,对佛教要屈居道教之下感到不满。玄奘还向继位的唐高宗李治(武则天的老公)请求僧侣能“不受依俗法推勘”,即寻求僧侣在刑法上能受免受某些审讯手段。

由于玄奘给唐太宗留下的个人印象很好,唐太宗本人晚年更崇信佛教,所以即使玄奘的努力不合上意,也不至于遭到打击。但接下来的皇帝李治,却是个崇信道教的皇帝,对影响父亲颇深的玄奘和尚也没什么好感。


原因之二是,在唐太宗晚年,身边的重臣如长孙无忌,褚遂良,宰相于志宁等人都与玄奘交好,也都是佛教徒。可到了高宗李治接位后,一朝天子一朝臣,他对父亲留下来的这些辅政老臣不断打压,最终老臣们在政治舞台上销声匿迹,很不幸,玄奘也被高宗当成必须清除掉的人物之一。

公元656年年底发生的一件事说明了玄奘的处境,玄奘为了治病,未经请示外出求医,结果高宗李治得知后极为不悦,派遣御医前往探视,虽然名为探病,实际却是问罪。从从事后玄奘送给唐高宗的谢罪表,我们可以感受到皇帝冰一般的冷漠。

“.....还顾专辄之罪....自期粉墨之诛.....仅奉表待罪以闻”。


在太宗朝时还是心照不宣的温和监管,到高宗朝时已经成了冷酷不近人情的监禁。

对玄奘最关心的译经工作,唐高宗的支持也大不如前,唐太宗时曾派遣高僧十几位作为玄奘的助手参与译经,加上随从和仆人整个译场人数超过百人。

可到了高宗时代,玄奘经常被迫更换译场地点,他身边的助手常常被更换,大多数时候缩减到只有五人,翻译速度大大降低,并且,高宗还另派遣文臣六人参与其中,这些人真的是来帮忙的吗?


高宗给文臣们下的命令里有这么一句

“时为看阅,有不隐便处,即随事润色。”

这意思很明显,不仅仅是对于玄奘本人加以监视,对他翻译的文字也要注意,文臣们有随时干预和修改的权力。

玄奘生命中的最后十年,就是在这种处境下艰苦生存,身体每况愈下,经书翻译工作困难重重。我们不知道,与取经路上的炎热沙漠相比,这位僧人会不会觉得陕北山中寒寺凛冽的寒风更为难熬?

649年2月5日,玄奘逝世,他的遗体被送往长安慈恩寺停放了2个月,到了四月十五号才送往长安城外东南的白鹿原下葬,与他回到长安那次相比,同样有成千上万的人自发前往迎送,但这一次,送葬行列里诡异的没有出现一名朝官。也没有人出面为他撰写塔铭墓志,大唐王朝对这一伟大人物的离世,表面上极尽哀荣,但细看间却充满了奇诡的沉默。


来源:儒用道法佛体

上海交大三月份课程预告


3月10日--3月11日

交大海外《国际总裁EMBA课程》

课程模块:

《世界经济格局与中国机会》

老师:华 民 

复旦大学经济学博士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中国世界经济学会副会长,上海市人民政府决策咨询委员会专家

3月10日--3月12日

交大海外《奥塔哥大学DBA学位课程》

课程模块:

《管理心理学》

老师:张新安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管理学院管理学博士,教授,管理科学系主任。哈佛大学心理学与人类学系博士后

 3月24日--3月25日

交大海外《并购与投资企业家高级研修课程》

课程模块1:

《并购中的法务实务》

老师:余承志
国浩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课程模块2:

《国内外并购最新趋势与并购基金实务操作

老师:俞铁成
凯石资本合伙人

 3月24日--3月25日

交大海外《金融EMBA 投融资创新课程》

课程模块1:

《技术创新与消费升级驱动下的中以天使投资机会分享》

老师:白宗义

耀途资本 创始人


课程模块2:

《2018二级市场环境与投资策略》

老师:桂浩明

申万宏源证券研究所 首席市场分析师

 3月24日--3月25日

交大海外《拟上市公司董事会秘书高级研修班》

课程模块:

《财务报表与财务分析》

老师:林朝南

会计学博士,厦门大学会计系副教授、硕士生导师,哈佛大学商学院(HBS)访问学者。

 3月24日--3月25日

交大海外《国际人力资源总监班》

课程模块:

《基于胜任能力的人力资源管理》

老师:胡彭令

上海交通大学海外教育学院人力资源管理资深讲师、著名的人力资源管理实战派专家,人力资源管理及领导力资深顾问。

3月24日--3月25日

交大海外《私募股权与上市融资总裁班》

课程模块:

《股权投资税务筹划方案设计》

老师:高金平

著名税法实战专家

国家税务总局税务关不学院教授

上海交通大学海外教育学院税务研究所所长

为业界誉为“国内税法活词典”、“国内税法答疑第一人”

 3月31日--4月1日

交大海外《香港浸会大学MBA学位课程》

课程模块:

《管理策略》

老师:黄铭章

台湾元智大学管理学院教授

香港浸会大学MBA课程特约顾问

美国华盛顿大学Foster商学院傅布莱特访问学者

3月17日--3月18日

交大海外财务总监高级研修课程》

上课时间:3月17-18日(周六至周日)

上课地址:上海交大徐汇校区

课程模块:《资本运作之道与企业经营战略》

授课老师:魏嶷

Copyright © 斯里兰卡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