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兰卡跟团游价格联盟

【微旅行】斯里兰卡 一定要去的神奇国度

烟台水母网2021-10-05 12:06:51

“斯里兰卡”在僧伽罗语中意为“乐土”,从地图上看,它的形状,像是印度洋的一颗泪滴,低垂在印度的西南边。马可波罗说过:“她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岛屿,世界上少有如此的岛屿可以与之媲美。”


韦利格默是斯里兰卡南部海滨的一个小村子,这里是一片平易近人,用脚就可以丈量的金色沙滩。如果你是一个追求内心宁静的人,你会很喜欢这里。这里椰风阵阵,海浪碧蓝。她的美不像马尔代夫那样很突然,但水清沙白,椰树成荫,需要你沉浸和融入其中,方能越品越醇。漫步在细腻的沙滩上,就能体验她带来的愉悦和宁静。



在大海茫茫之间,有渔夫稳坐独脚杆上,钓鱼的姿势比姜太公潇洒多了。这里祖祖辈辈流传下来一种独特的捕鱼方式-高跷捕鱼。没有人准确的知道这项传统的技巧开始于何时何地。有人猜测,当初是因为当地人穷买不起船,又想到海里去捕鱼,还有一种说法是由于这里的沿海地带分布着大量坚硬的石灰岩,因此出海捕鱼非常不便,渔船无法靠岸、渔网也容易被刮破,因此当地渔民发明了这种捕鱼方法。



每当清晨或黄昏,海水退潮后,渔民们就会游到木杆附近,他们不顾浑身湿漉漉,麻利地爬上杆,坐立于高跷之上,远远望去像是在踩高跷。他们手持没有诱饵的渔竿开始垂钓,考究的是白色的双钩,看起来像虫子,诱使眼神不好的鱼儿咬钩,这种骗鱼上钩的手法还挺见效。为了钓到足够的鱼,渔民们常常在高跷上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即使屁股被木条勒出一道道痕也不在乎,即便风急浪涌的时候,他们也端坐杆上如礁石般岿然不动,只有鱼竿在渔夫手腕上上下翻动,只见鱼竿一甩,迅速收线就能钓到一条鱼,看起来像武侠电影的蒙太奇手法。有时候运气好,每分钟都有鱼上钩,不过钓到的多是小鱼,银光闪烁。这一带长年生活着大量指头大小的沙丁鱼,但沙丁鱼并不是渔民们的主要渔猎目标。每年随着洋流的周期性运动,会有大量鱼群经过近海,不少鱼游进海湾捕食沙丁鱼。这些体态较小、味道鲜美的鱼儿才是渔民们的“真爱”。



太阳渐渐西下,从远处厚厚的云层中探出,将海面上的云层染成绚丽的红黄色,壮美至极。离海岸几十米处是一根根排列整齐的木桩,每根都捆绑着倒三角形的简易木架,像守候着大海的士兵。此时拍摄高跷钓鱼人的剪影效果最为适合,背后就是火烧云般的云彩,前景处钓鱼人轮廓清晰可辨,一根鱼竿划出美丽的弧线,而即将没入水面的夕阳从钓鱼人胯间透射出最后的光亮,也成为整个画面的点睛之笔。如今高跷钓鱼在那里已变成了一种民俗表演,不少不是渔夫的当地人穿上特色的渔民服装,摆上钓鱼的造型,只顾赚取旅游者的小费,并没有钓到鱼。



这里的海有着最原始的美,一切尽是天然的摸样,不加任何雕琢,任何修饰。当地的渔夫与其说在谋生,不如说就是一种生活,或者说是一种生活态度。生活就是渔夫坐在独脚竿上静静地看漫天的红霞,生活就是渔夫在海钓之后与家人围炉共聚的晚餐。


颓废的寺庙、迷失的城市以及神圣的古迹,这些足以成为前往古城游览的原因。这里是斯里兰卡最炎热的中心平原,古僧伽罗王朝曾在此建都,并留下了大量的艺术和建筑瑰宝。当王朝覆灭、时间流逝,大自然悄然夺回了这块宝地。


一个多世纪以来,考古学家如抽丝剥茧般慢慢的解析着这片杂草丛生的风景中的历史。狮子岩的岩石壁画,阿努拉德普勒的废墟以及那些静谧的佛像……从一个小镇走到另一个小镇,你会发现这里每天都有不一样。


世界第八大奇迹-狮子岩


狮子岩是一座古老的死火山,熔岩涌出之后凝结,经过漫长的岁月侵蚀而成,人们认为狮子岩是史前留下的,历史上有说狮子岩和王权有关,也有人说跟宗教有关。艺术家喜欢狮子岩陡峭的石壁上所画的那些精美的壁画,这里壁画的风格和印度的岩画类似,却有着一种特别经典的现实主义特点,没人知道这些壁画的确切年代,她们体态丰盈,婀娜多资,深邃的眼神中流露出女性的娇柔与娴静,每当你凝视着这些神奇的色彩和美丽的仕女时,你就会被她的魅力所深深吸引。从开满百合花的护城河到水上花园深处那些安静的角落,都让人印象深刻。



阿努拉德普勒的废墟


阿努拉德普勒的废墟是最令人遐想的景点之一。这些错落有致的建筑里,承载着丰富的考古家建筑学上的奇迹:数量庞大的舍利塔、耸立的砖塔、颓废的寺庙……奥卡纳佛像是5世纪雕刻而成的,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在这座精雕细刻的佛像身上时,是最好的观看时间。


佛祖传教的凯拉尼亚大佛寺


巍峨的大殿,圣洁的白塔,丰富的壁画,精美的雕塑,无不令人赞叹。殿内金碧辉煌,佛像众多,有一尊镀金的大卧佛,还有一幅著名壁画,题为“首次布道”,描绘最早来斯里兰卡弘扬佛法的摩哂陀长老向德瓦南皮亚蒂萨国王布道的情景。大殿中有很多壁画反映佛陀宣讲佛法,最终平息战乱的壮观场面。相传当年有两位国王为争夺一张镶有宝石的座椅战争一触即发,佛祖释迦牟尼预测到此事,来到这座佛寺好言相劝,终使两位国王和解。据说这张椅子至今依然保存在这座寺院中,事后释迦牟尼曾在此传教,寺院也因此成为佛教的圣地。


佛教徒最崇拜的佛牙寺


在斯里兰卡,佛牙的地位堪比王位。在斯里兰卡存放佛牙的寺庙随着皇宫的变迁几经辗转,国王在哪里,佛牙也必须在哪里。国王失去了佛牙,他的王权就会被质疑。对于斯里兰卡的佛教徒来说,佛牙寺拥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每天,人们从四面八方赶来朝圣,他们身着素雅的白衣,手捧着莲花,在袅袅的鼓乐声中,赤脚虔诚地向着内殿拾阶而上,为圣城平添了一份圣洁的气息。这里供奉着佛祖释迦牟尼的佛牙舍利。据传,释迦牟尼的佛牙只有两颗流传人间,一颗珍藏在北京西山八大处的佛牙塔内,另一颗就供奉在康提的佛牙寺中。



这颗印度洋上的“眼泪”,丰富的文化遗产、优美的自然风光,神秘莫测的古城,人们的笑容,2500多年的历史古迹,宗教国家独特的文化魅力集合了亚洲、非洲、欧洲风景元素于一体的印度洋岛国,对一个地方而言,可怕的不是贫穷与疾病,可怕的是没有历史。无论是朝代更迭还是沧海桑田,任何波折都是她的财富,使其成为一个独一无二的地方。


斯里兰卡遍地是茶叶,这里气候温和,海拔适中,并有倾斜的平原,是种植茶叶的风水宝地。19世纪斯里兰卡的咖啡树由于疾病大批死亡,茶叶来到了这里。如果不是因为当年的咖啡树遭遇不幸,现在全世界喝的就是“锡兰咖啡”而不是茶了。



当地人不仅一日三餐,但凡闲暇时刻,都会泡上一杯浓浓的红茶,加上一层厚厚的奶、一块方方的糖,跷起围着传统斯里兰卡长裙的脚细品慢饮。有趣的是,很普遍的“橙黄白毫”这个名字中的“橙”并没有具体的来源。“橙”绝对与味道无关,很有可能是早期荷兰茶叶商对茶叶等级的称谓,或者是茶叶风干后的颜色。



斯里兰卡旅行你可以错失很多,唯独不能错过的就是被全世界背包客所推崇的英伦小镇火车风景线,这段也是整个斯里兰卡火车旅行最精华最美的一段,每天都汇集着来自世界各地的旅行者在此等候乘车,那是一种极其古老的蒸汽小火车,尽管速度极慢,但搭乘着这古朴原始的交通工具行驶在茶香飘飘的山野树林茶园间,那种体验真是太美妙了,就如同穿梭在《绿野仙踪》所描绘的童话世界里,令人迷醉其中。有时候雾气升腾上来,火车仿佛就行走在云端。穿着红衣的采茶女穿行其间,间或遇到一两个牧童骑着牛慢行田埂。这里的茶山,一片翠绿,干净的空气,无污染的环境,精心的培植,才有了世界三大红茶之首的锡兰红茶。




山间漫游之后,很多人都想找个地方放松一下如灌了铅的双腿,说起放松,还有什么比在令人愉快的茶园中休憩更好的选择呢?这里可以看到星星点点的茶园,可以留宿在各式殖民风格的农舍里,淡淡的茶香混合着一丝泥土的香气弥漫在身旁。风景独特,分外迷人。



我们熟悉的白毫是高级红茶,颜色非常的漂亮,有的是淡淡的红,有的是一种比较红润的深红,口感有的清新,有的香醇。斯里兰卡人每天需喝两顿茶,下午茶是怎么都不能少的,将椰子沫溶于红茶里,然后手捧茶杯,饮一口红茶,那份悠然,那种自得,闲情逸致让人流连。茶叶不贵,便于携带,不论送给家人还是朋友,茶叶都是极好的礼物。



一百多年前,立顿红茶的创始者到斯里兰卡去寻找世界上最优质的茶叶,在那里,他将茶叶种植转变成为一种精细高贵的艺术,并真正将红茶推广成世界性的饮料。没有斯里兰卡,便不会有我们所熟悉的立顿红茶。


想要零距离接触野生动物,不必去遥远的东非大草原,在斯里兰卡就可以满足这个愿望,坐上吉普车进入丛林,观看野生动物最原始的生活状态。这里有相当数量的有趣的生物,它们或爬行、或游动、或跳跃前行给大自然增添了乐趣。在动植物的多样性和丰富性上,斯里兰卡的原始森林尤为突出,大象、猴、鸟、鳄鱼、花豹……



大象是地球上非常古老的一种动物,它们总是能依靠惊人的记忆力在自己的领土上往返迁徙。在斯里兰卡,大象一度作为当地民族的图腾,备受人们的喜爱。对于野生大象而言,眼下这个时代充满着悲伤和危险。斯里兰卡有专门收养无家可归的大象的孤儿院,这里的大象是象群中的“幸运儿”,因为在条件恶劣的丛林中,许多没有双亲的大象从小就在死亡线上挣扎,而这的大象在孤儿院里均受到精心照顾,有些还在这里繁衍后代,颐养天年。



每天下午两点左右,是给大象洗澡的时间,也是孤儿院里最热闹的场景。每到那时,大象们列队悠闲地迈着方步走向河边,河边的石头和建筑都成了观众席,大象们欢天喜地走进河里,开始了他们午后沐浴游戏的幸福时光。在大象孤儿院里,游人可自由地给大象喂食,与这些庞然大物进行“零距离接触”。大象是非常聪明的动物,当你伸出手的时候,它的鼻子会马上凑过来,但是发现如果没有食物,第二次它就不会上当了。



斯里兰卡可以说是猴子的天下,到处都可以看到猴子的踪迹。在山野,在寺庙,在丛林时常有穿越的猴子,它们经常在树间窜上跳下,游人可以随处跟路边的猴子握手,它们会很友好,很配合,不过也有凶悍的,会抢夺游客的食品袋,但是相对峨眉山的猴子,似乎温顺一些。猴子没计划生育,所以只要有猴子的地方都能看到拖家带口的。



鸟类最能证明这是片不可思议的土地,这里是观鸟者的天堂,它们大部分生活在山区的森林里。在稻田附近和开放的森林覆盖地区可以看到数量惊人的禽鸟,每年8月前后,很多候鸟从西伯利亚和西欧来到这里过冬。在农村,几乎每家每户都要安放一个鸟巢,让家雀在自己的院子安家。



据研究,鳄类的脑远比其他爬行类复杂,因此,它们比较机智。一味地把鳄鱼说得如何可怕,这并不客观。鳄鱼并非一律凶猛,在斯里兰卡的湖岸、河岸和沼泽地带可以找到比世界上任何地方都多的鳄鱼。西部海滨的河流和河口是观看的绝好地点,它们或是在河流中游泳,或是在河边休息,好惬意的说,不过千万不要近距离的观看鳄鱼哦。



花豹是丛林之王,是这片土地食物生态链的顶级猎食者。它们行动敏捷优雅,悄无声息,有如鬼魅般,而猎杀时则快如闪电。它们依靠埋伏和短时间爆发出的速度和力量捕获一些食草动物,有时候也会攻击小猎物。



在这里,人们与自然和谐共生,亲临大自然,行走其中,不仅仅是一次视觉上的旅行,更是一场精神上的追寻。


图文/乐途社区



Copyright © 斯里兰卡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