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里兰卡跟团游价格联盟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一篇 莲花王 第六章 宿世因缘示密行

证悟圆满2020-06-26 06:31:21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一篇 莲花王 第六章 宿世因缘示密行



美丽的秘密
  回向 过去 现在 未来
  没有间断的 呼唤着本觉的佛性
  宿世的十方三世
  当下的十方三世
  宛若空镜
  互拥着明光

  随着时间的飞逝,莲花王太子来到这个世间,救度众生的大事因缘也逐渐成熟了。因此,不断有吉祥的胜瑞示现。而莲花王太子也在这些如幻的境界当中,时常隐隐约约地见到佛陀影现在他的眼前。佛陀召唤摄受的因缘时节已经到来。莲花王太子更在四大力士的导引之下,参访了佛陀本生因缘的殊胜胜地,来坚固无上的菩提心。
  
  莲花王太子参访了瞢揭厘城东边四五里处的大塔,这座大塔具有极多的灵瑞的妙相,是佛陀往昔为忍辱仙人之时,在此被歌利王节节割截肢体的地方。
  
  莲花王太子在如幻的现观之中,仿佛见到佛陀在过去生为忍辱仙人之时的影像:
  
  性情暴恶骄慢的歌利王,正带领着许多的嫔妃和臣民上山出游,国王于途中因为疲倦而睡着了,于是皇后与其他嫔妃便进入山林中赏花,来到了忍辱仙人修习禅定的处所,并听闻其说法。
  
  当歌利王醒来后,发觉皇后与宫女们都不见了,就四处寻找,这时才看到皇后和宫女们正围绕着忍辱仙人听闻说法。国王忌恨之余,就下令割截忍辱仙人的耳朵,而仙人却颜容如常面不改色。国王更加忿怒,于是又割截他的鼻子、手脚四肢等等,将他节节肢解,而忍辱仙人心仍然不为所动。
  
  此时大地发出六种震动,歌利王惊畏地对忍辱仙人说:“听说你在修持忍辱波罗蜜,现在你用什么方法来证明你所修持的是真正的忍辱呢?”
  
  仙人回答说:“我是真实地在修持着忍辱波罗蜜,假若我所宣说的话是真实不虚的,那么我的血液和双耳、鼻子、四肢等,将会回复原状。”说完之后,仙人的身体立即回复成原状。
  
  歌利王见到之后,心中大为惶恐,立即向忍辱仙人忏悔,并皈依了佛教。
  
  莲花王太子在一念之中,如幻现观了佛陀往昔不可思议的忍辱境界,心中充满了感动,而泪流满面,并且生起了法尔不二的决断,愿如同佛陀一般成就一切广大的胜行;并在刹那间豁然了悟与忍辱仙人无二无别的境界,也同时感受到节节肢解的苦痛,更如同忍辱仙人一般,具足大慈,安住不动。
  
  莲花王太子历经了如此不可思议的体悟之后,身心柔软的向大塔再三顶礼,而虚空间,仿佛听闻佛陀赞叹道,“善哉!善哉!”的微妙幻音。莲花王太子于是告别了忍辱仙人的圣地,继续参访佛陀本生的圣迹。
  
  莲花王太子继续参访佛陀的圣迹,有一日来到了瞢揭厘城南四百余里的地方,到达醯罗山,这是佛陀昔日为雪山童子,为了听闻半偈的教法,而舍身性命的地方。
  
  佛陀往昔入雪山修习菩萨行时,安住于雪山之上,系心坐禅,勤修难行的苦行妙法。当时,帝释天王为探测他求法的决心,于是便化身成为一位形象可怖的吃人罗刹,从天上降落到雪山之上,并在这一位苦行者的不远处站立着,此时他口中宣说着过去佛所说过的半句偈:“诸行无常,是生灭法。”
  
  当这位苦行者听闻到这半偈时,不禁心生法喜。此时他环顾四周,只看见一位形貌恐怖的罗刹。于是他走到罗刹的跟前,向他问道:“请问刚刚那一句偈颂,是不是您吟诵的?”罗刹回答说:“是的。”
  
  “那么您是否能够再告诉我下半句偈颂呢?”但是罗刹却回答说:“我已经多日未食,正受着饥饿之苦。”而不愿回答。
  
  于是苦行者就说:“我愿意将我的肉身施舍给你食用,以换取那下半偈。”
  
  但是罗刹仍有余虑地说:“不行!因为我告诉你偈颂之后,你就跑掉了;我太饿了,追不到你。”
  
  求法心切的雪山童子说:“那没有关系,我可以爬到树上,而你张大嘴巴,当你诵偈的时候,我同时跃下,让你吃食,你就不会吃亏了。”并立即爬上了树。
  
  因此,罗刹便告诉他下半句偈颂:“生灭灭已,寂灭为乐。”
  
  而雪山童子在听闻此半偈的同时,心愿已满,也从高树上纵身跳下,以喂食罗刹。但在他的身体未着地之前,罗刹已回复为帝释天王的身形,并且将他接住,安置平地。这时帝释天王释提桓因,还有诸天人,都顶礼于菩萨的足下,并向雪山童子说道:“伟大的菩萨大士,您毕竟能成就无上的佛果啊!”
  
  在似梦似醒的如幻境界当中,莲花王太子宛若见到昔日佛陀舍身求法的身影,他心中的欢喜简直无以复加,更坚定了无上菩提的信心。
  
  莲花王太子心中决定:“我也要像往昔的佛陀胜行一般,为了求法而舍身性命啊!”当他立下了这个誓愿之后,仿佛从虚空中不断地回应着:“您毕竟能成就无上的佛果啊!”的声音。
  
  莲花王太子继续前往王城南方二百余里的大山旁的摩诃伐那伽蓝(大林寺)参访。从这座寺院下山三四十里处,另外有一座摩愉伽蓝(光明寺),这里有一座大塔,高达一百余尺,塔侧的下方有一块大石,石上有佛陀示现神通所踏下的足迹。过去佛陀曾踏此石,在此处为天人大众说法,讲述他的本生故事。
  
  莲花王太子,他似乎看到佛陀身上放出百万亿的光明,照耀摩诃伐那伽蓝,身旁有无数的大众,安静而景仰地听闻佛陀的人天本生故事。此时,他仿佛眼见并耳闻佛陀指着这座大塔基石下的一颗石头说:“这块石头的颜色略带黄白色,而且常有油脂肥腻渗出。这是我往昔修习菩萨行时,为了听闻正法,在此自剥身皮、折骨为笔,以血和墨书写经偈的地方。”
  
  莲花王太子听闻了佛陀如幻似真的耳语,全身如电击一般,举身毛孔踊跃张开,欢喜彻身,泪如雨下。这时他方才了悟:“原来佛陀是经由如此不可思议的苦行而成佛的,我未免太过懈怠了。”这个体悟,对他的修行有决定性的影响。
  
  接着上山来到摩诃伐那伽蓝,这里曾是佛陀往昔修持菩萨行时的处所。佛陀当时是一位国王,号为萨婆达王,后来国家为敌国所灭,于是为了避敌而舍弃家园,潜行于此。
  
  这时他遇到贫穷的婆罗门前来向他乞讨,萨婆达王心想:“我自己已经国破家亡了,现在只是孑然一身到处藏窜,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布施。”但是萨婆达王悲愍他辛苦地从远方而来,但却毫无所得,于是便要求婆罗门将自己羁缚,送往敌王之处,来换取赏金财物,以之作为对此婆罗门的布施,所以被称为一切施——萨婆达王。
  
  连花王太子在此了悟了布施的极致。他心中思维:原来究竟的布施是没有任何形式的限制的。只要是真实的发心,连生与死都可以布施,来成就别人啊!”
  
  莲花王太子再从摩愉伽蓝西行六七十里,到达一座大塔。这座大塔为无忧王所建,也是如来往昔修持菩萨行的所在。这时天空忽然间飞来了一只鸽子,而其身后有一只大老鹰在后面追赶,眼见鸽子将丧命鹰爪。这时莲花王太子十分的心急,但是在慧眼现观之下,他才了知这不过是帝释天王与工艺之神毗首羯摩天的幻化游戏罢了。
  
  但是这样的因缘,忽然让莲花王太子进入如幻的现观之中。他见到往昔佛陀行菩萨道时,为国王号尸毗迦王,国王慈爱仁恕,爱民如子,并且一心精进乐求佛道。当时,帝释天王释提桓因及毗首二天子想要试探他的心念,于是毗首天幻化为一只鸽子,帝释天则化为老鹰,追逐于后,鸽子很惊慌地飞躲到国王的腋下以求避难。而老鹰则立于国王之前,要求归还这只鸽子。
  
  国王就说:“我的根本誓愿,就是要度一切众生,现在鸽子前来投靠于我,我当然不能给你了。”
  
  老鹰就说道:“大王,您现在是爱念一切众生的菩萨行者。但是如果你断掉我的食物,我也会命终而亡的。”
  
  国王不忍心见到鸽子为老鹰所食,于是取利刃自割身肉,以之给予老鹰,来换取鸽子的性命。而且为了公平起见,还以天平来称。结果国王割了四肢身体的肉,还是不够分量,国王只好举身要爬到秤上,却因力衰而失足堕地昏绝。醒来之后国王十分地自责,勉强立起坐于秤上,却刹那之间充满了法喜。
  
  此时,老鹰就问说:“大王!你现在全身痛彻骨髓,心中是否有悔恨呢?”
  
  大王说:“我心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悔恨啊!”
  
  这时刹那之间,大王的身体不可思议的回复了。
  
  帝释天王与他的臣子毗首天也回复身形,并向尸毗迦王顶礼,并说道:“大王!您真是一位伟大的菩萨啊!我因为感应到天人五衰,即将在天界中逝去而堕入下界之中。我害怕世间的佛法已灭,大菩萨众不再出现世间,使我无所依归,所以才幻变这个因缘来验证您的境界,希望您要见谅!”
  
  莲花王太子双手掩泣着现观了这个因缘,了悟到释迦牟尼佛宿世以来,为求佛果的广大妙行,也如实知晓了慈心众生舍身救命的大慈布施。
  
  由尸毗王大塔西北行二百余里,经过斯瓦特河,到达萨褒杀地僧伽蓝(蛇药寺),寺中有一座高八十余尺的佛塔。莲花王太子来到这里,知道这是如来往昔修持菩萨行时,有一世成为帝释天王。当时大地正遭逢饥荒,疾疫四处流行,各种医疗方法都无法救渡,很多人因而死亡。
  
  帝释天王生起了悲愍之心,想要予以救济,就变化他的身形成为大蟒蛇身,僵死在川谷之中,于是众人相率奔赴该处,割下其肉而食,不但解决了饥荒,也治愈了疾疫。
  
  而在这座佛塔一旁的不远处,也是佛陀的另一世为帝释天王时,当时同样的疾疫盛起,帝释天王悲愍众生疾苦,于是自变其身成为苏摩水蛇。凡是吃了它的肉者,皆得到了康愈。
  
  另外在斯瓦特河北岸的石崖边,有一座佛塔,据闻生病的人来此祈求,病情立即蒙愈。这座佛塔是如来昔日为孔雀王时,与其族群同来此处,为热渴所逼迫,求水不得。孔雀王于是以喙啄崖,于是泉水涌流而出,而成为一个水池,解济了干渴。
  
  莲花王太子历历如绘地现观了佛陀的本生,心中思维:“一个菩萨行者就是身为动物、天神,也能坚住菩萨行中,生生世世大悲布施、慈心救命永不退堕,成为法界的典范。我们现生为人宁不惭愧?”
  
  这时他仿佛见到佛陀幻化为天帝释、大蟒蛇、苏摩蛇与孔雀王的身影如彩虹般的显现在虚空中,并同声说道:“心子啊!你是否了解究竟法界的密意呢?是否能安住菩提永不退转呢?”
  
  莲花王太子的心中,刹那发出:“我完全了解,绝不退转于无上菩提”的心声。
  
  这时天上奏起了丝丝的彩乐。所有的幻化同归佛身,佛陀予以摩顶说:“心子啊!你终将证得如我一般圆满的金刚持位。”一瞬间,莲花王太子宛若从清醒的梦中觉醒,顶上清凉犹存,如同甘露灌顶一般。
  
  王城向西五十余里,渡过大河,可到卢醯呾 迦佛塔 (赤佛塔)。此塔高五十余尺,为无忧王所建。莲花王太子来到塔前顶礼三拜,绕塔七匝。
  
  这是往昔佛陀修习菩萨行时,转世为慈力国王时的因缘。当时他慈悲为怀,以十善法来教诲国民,所以国泰民安,受到四方所钦慕。
  
  但是因为其国境内有五个夜叉,时常吸吮人血为食;而国内的人民,因为都奉行十善,所以清净的身行,使夜叉无法靠近他们吸吮其血。于是夜叉就向国王哀诉。国王悲悯,以剑刺伤己身五处,伤口的鲜血直流,而命五夜叉吸吮,以免饥渴。
  
  这时莲花王太子身上有五处奇痒,似乎与如来佛身相应的五处也微有红光照出。他心中思维:“我的色身是佛陀的金刚妙身所示现的,我应当如同佛陀一般,无畏的舍身度众。”如此的体悟之后,身上具足着诸佛五身的标帜,满足的离去。
  
  王城东北三十余里,可至遏部多,这里有一座石塔(奇特塔)高四十余尺。这座大塔是如来往昔为人天大众说法开示的地方,这座石塔在如来离去后,自然从地踊出,大众无不礼拜围绕敬崇。
  
  莲花王太子见到这座法尔自生的石塔,心中充满了喜悦,再三顶礼膜拜。心中决定,将如同佛陀一般具足广大自在的神变。
  
  有一天,太子从王城东南方向发出,在山中行走了八日,来到了佛陀过去世刻苦修行,投身饲养饿虎之处。
  
  佛陀过去世修菩萨行时,有一国王名为大宝王,他有三个王子,长子名为摩诃波罗,次子名为摩诃提婆,小王子名为摩诃萨捶。有一日国王与群臣共同出外游览山谷,三个王子也都随同父王前往。他们行经一座大竹林,在那里发现一只母虎新产了数只小虎,母虎因为忙着照料小虎,而无暇外出求食,已经七日不曾啖食。
  
  大王子看到此情景之后,就说:“母虎在饥困交迫之下,必定会自食其子。”二王子则认为:“若非新屠的血肉,无法挽救母虎的生命。”这时他们二人只有无可奈何的议论纷纷,感叹地离去。
  
  三王子看到此番情景之后,想到:“生命是苦、空、无常的,而色身也是不净、可厌;我何不舍弃这些,来救济众生呢?若能以此布施功德,来求取无上菩提,永离忧苦,那才是究竟之道啊!”于是他就身卧虎窟之前,希望母虎前来啖食。
  
  但是,母虎由于七日未食已完全无力了,根本无法动弹来吃他。所以,萨捶王子只好合手投身跳下山崖,并以干竹自刺颈项,使身上出血,直喷虎口,老虎才得以有力食啖他的血肉,来延续老虎母子的生命。
  
  当二位王子发现三王子不见时,立即返回竹林寻找,找到时,只见到遗骨狼藉在地。
  
  莲花王太子坐在洞窟之前,证入法界同身三昧,他如同与萨捶太子圆同一身一般,见到了往昔的景象。历经了卧雪、跳崖、刺颈出血的同身觉受。他似乎感受到了虎口吻身,萨捶太子身上疼痛万分,心中却充满着法喜的光明微笑。
  
  莲花王太子自然的念出:“南无萨埵太子,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的名号。当剩下遗骨萎地之时,莲花王太子也自然从三昧中出定。
  
  莲花王太子心中想到:“一切诸佛的金刚妙身,是历经无量的时劫,慈心大悲舍身救命而来。现在我具足了法尔的清净妙身,更应当无所吝惜的舍身度众。”
  
  一切诸佛菩萨示现于世,具足了世间、出世间的种种因缘,能使一切众生了悟圆满的修证次第。所以一切诸佛菩萨,时常示现在清净、欢乐与一切福德具足的庄严当中,并进而弃置一切世间的福德,成证出世间的究竟成就。
  
  现在这样的因缘是否也即将到了呢?
  
  有一天,在乌仗那国的禁宫突然现出五色的炽烈虹光,从虹光当中,放射出前所未见的光明。从光明的深处,竟然又散发出了不可思议的声音。从虹光当中,弹指之间,现起了报身佛金刚萨埵,这时金刚萨埵安坐在虚空当中,更有无量的金刚护法随行围绕着。这无量的金刚护法当中,以七万两千个金刚护法作为上首,在虚空中的彩虹深处,自然演出妙音,随光飘扬着。
  
  这幻化的音声,自然的歌颂着:
  
  不可思议 至善至妙  
  顶髻宫中 端坐法王  
  具足庄严 明妃净女  
  环绕左右 仆侍云集  
  如因生畏 心起正念  
  身忧世间 王位无常  
  如实正观 摒弃世谛  
  弃置世缚 当正是时
  
  当这个如幻如化的歌声,歌咏完毕之后,光明、音声与佛身就自然而然地消失了。
  
  这时莲花王太子知道,这乃是金刚萨埵报身佛,现身来教示他的。他应当舍弃充满世间喜乐的人间,将这些美丽的采女、庄严的妃子,视如死尸一般。并且将这王位,宛如敝屣般立即舍弃,应当为众生示现出家之相,如实的修行。这时莲花王太子心中已生起了断然的决定。
  
  在这同时,因陀罗部底王也做了一个十分离奇的怪梦:在梦中,他见到了太阳与月亮双双同时隐去,而日月竟然也会衰老、灭失。整个天地在刹那间失去了光明,王宫当中突然间传出十分凄厉的哭声。每一个人都是在忧愁叹息,心中十分的苦闷;而王臣们也都是泪流满面,十分的难过。
  
  因陀罗部底王从离奇的怪梦当中惊醒,他心中十分的忧愁难过。而此时的太子莲花王,正乘坐着车乘去到先前他曾经静坐过的南方野丛林中。
  
  他教谕着随行的大臣们说:“传说东方有千辐的转轮,轮毂轮网都是十分的完整;但这并非是世间任何的巧匠,所能够制作的,而是一些诸佛护法,他们所常用的物品。这种美妙无比的转轮,完全是由一切众生的心命所聚合而成的。当有人成就,成为转轮圣王之后,就能够具足像这种千轮的转轮等七种宝物。而当他同时具足轮宝等七种宝物的时候,四方自然威服,十方的诸侯,也都会承侍供养,接受他的命令指挥,但这样子对众生的解脱又有何助益呢?”
  
  当太子如此教谕着这些随行大臣的时候,其实是将他心中的思维,如实地告诉这些大臣。
  
  太子了解:掌理政事,并不能够真实地利益一切众生,反而在世谛的流转当中,将一切的有情引入三恶的无底深渊。如果他要实施究竟的佛法布施,就必须舍弃这个如幻的王位。
  
  这时莲花王太子来到了丛林中的一棵大树旁,铺上了吉祥草,于其上安坐,并且开始观察,以什么样的因缘,才能够让他远离世俗的缠缚,而来从事修证成就无上菩提与广度一切的众生。
  
  虽然他是清净的化身,但是在化身的境界之中,还是有无为的修证次第。法界是不可思议的,无垠生命中如幻的意识大海,是不一不异的,同体而又相异的。
  
  他如实地思维着:“有时候一个化身可以再变化成很多的幻化身,许多个幻化身又可以汇集成一个化身。而无量无边的幻化众生,修证成就时就证入于涅盘寂静当中,不再接受无明后续的生命存有,也不再于人间,不再于全体生命界中再度示现。但是一个修持如幻三昧的菩萨,虽然已经能够自在地出入涅盘的境界,不受无明生命的存有,但是由于大悲心的缘故,他仍然可以留惑润生,不安止在寂静涅盘之中,而广度众生。他可以在一切的法界因缘当中,参与救度其他生命的种种幻化。这不可思议的无量因缘,绝对不是有我执的众生所能了悟的。
  
  “事实上,一般有我执的众生,认取了‘我就是我’,‘我的神识就是我的神识’,这种我执的封闭性,让他无法看到全体法界的大幻化游戏;就如同大海当中的一滴水,不知大海一般。大海当中的一滴水,从大海中分离是单独的一滴,但是汇入大海之后,又与大海圆融无二,而当整个大海海水蒸发消失之后,却又见不到海水的踪影,众生的轮回涅盘,也同样如此啊!这真是不可思议的法界。”
  
  这时莲花王太子的身体与意识在禅观三昧当中,就如同化成了法界大海一般的清澈了。他继续地观察着:
  
  “这就是如实的因缘,如实的缘起,但是众生就如同大海中的一滴水,总是执持着一个‘我’的生命存在才是真实的,而排斥与整体大海的融摄。殊不知整个大海,是有因有缘而生起的,所以大海的海水也是如是因、如是缘的生起。不管或增或减,在时空因缘当中,总是在种种不停止地演化着。乃至这些因缘从生至死,这滴海水已转化成另外的形式了,但是如同一滴海水的众生,却还坚持着不肯接受性空如幻的事实。”
  
  “其实一切的众生就宛如海中的浪花一样,一个浪花激起了另一个浪花,但是浪花的生起,浪花的消灭,都是因缘所生啊!有时候浪花在空中,受到了风的吹散,或是两个浪花互相交集互碎。所有这一切,都是在无常之中变幻着,无有停息。但是这些浪花只是短暂时空因缘中的一个现象而已,若是众生执着此次浪花的生起就是‘我’,浪花的相遇就是宿命的决定,为了生死如幻的境界,而欢喜忧伤,这正是众生的无明。”
  
  这时,莲花王太子现观法界的一切众生,宛若是大海中飘泊的浪花一般,倏起倏灭无常迅速;更像是在万花筒中的纸片一般幻化无常。法界众相如云彩印在大海一般次第井然,十分明晰。
  
  他心中十分感叹,诸佛与众生在体性上根本无有分别,但是众生又为何如此迷痴呢?他接着思维,成就者如何面对这些现象:
  
  “一个修行成就的人,了知这浪花的生起,只是如是因、如是缘所形成的如是果而已。他没有我执,所以能够汇归到整个大海,他知道自己与大海无二无别,与虚空无二无别,乃至与一切流转幻化、一切法界无二无别。他了悟这样的真相之后,就能逐渐现前具足与法界无二无别的威力。虽然他还是要示现修证成道等八相成就的外相,但是他已经完全了悟生命的实相,不再被这宛如浪花的意识所限制,他有智慧体悟全体的法界。这时他也能够自在作用示现,或是现起为一朵浪花,或是示现为百千朵浪花,乃至示现出法界全体的浪花,而又平安住于无为之中。
  
  “所以,一位菩萨他能够示现千百亿的化身,但是也能够像浪花一样消融无际,变成广漠的大海,出生一切的报身境界。同样地,他也能深知当整个海水的因缘消融时,就如同诸佛证入金刚喻定之中,现起了大光明藏,圆满无相,证入无生的法身境界。只有这样才是完全了悟法界幻化的实相啊!”
  
  莲花王太子如实地观察之后,他了悟自己虽然是缘起于清净幻化的因缘,然而从莲花中幻化妙生的自己,还是有无量的因缘,然而从莲花中幻化妙自的自己,还是有无量的因缘,在法界中辗转的生灭幻化。
  
  他这时在现观法界甚深的宿命之中,就观察到了自己这个清净化身在本初法身普贤王如来加持中,所示现的宿世因缘。
  
  这个宿世因缘就幻现在宛如无云晴空的普贤王如来微妙身相之中,自生自显、至明至清,又如实淡空,绝无体相。微妙的因缘,倏如电闪般拉开了天幕而历历在目:
  
  “自古以来印度有‘乔达摩日种’的种姓传承,乔达摩是属于释迦族的种姓。这一族起源于极古的时代。上古之时在印度出现了一座光明城,城中的国王名为具耳王,自称国土为梵天所赐。他善巧精明,有许多的子女,王业十分兴盛,拥有强大的威力。
  
  他的诚信,是普天下都赞扬的,在国家之内大众降服,钦仰他的领导。他以正信正法来导引人民,教化众生。他用心使一切人民能够相互尊敬,并制定道德戒律来调伏众生,使他们具备了戒律威仪,而不违犯诸法。更进而使众生修行禅定、智慧,具有光明的心意。
  
  这时有一位修习正法的导师,名为方便般若上师。 他对国王讲述无上金刚乘的因缘,同时也希望这位具足众德与善巧听闻德性的具耳王,让国土中的一切众生,都能够学习无上的密法。但是就在这个清净世界的末期,方便般若上师圆寂了。
  
  后来他投生成为具耳王的太子,这位太子称为乔达摩。由于乔答摩殊胜的因缘以及种姓,所以自幼就具足了清净的身心,在这清净的因缘之下,毫不间断地修习正法。同时他也得到父王的允许,来到修行正法的黑仙人处出家而为僧人。
  
  当时在印度普陀的地方,有一位娼妓,名为桑姆,当时与桑姆结好的,是一位当地的无赖叫莲花亲。乔答摩在黑仙人之处,学习无上的金刚密法,已经逐渐具足了证悟的力量。
  
  一日,黑仙人在善巧地观察了一些因缘后,告诉乔答摩说:“乔答摩,如果你要真正修证无上密乘的成就,你就必须具足调伏众生的威力。因为无上密乘的修持,不只是对因缘的法则了解而已,还必须具足缘起外相上的成就,所以你必须圆满种种的功德。”
  
  而乔答摩在观察了自己的修行因缘之后,就决定修法来调伏桑姆与莲花亲这两人。他希望以这调伏和因缘来增长自己修证的圆满,并且成就教化与救度一切众生的大悲威力。
  
  乔答摩地最深密的内证之中,已断除了对自己生命的执着 ,所以他虽然了解桑姆与莲花亲二人,是那么的狡猾与恶劣凶暴,但是他并不畏惧。他决定在心中断舍对自己生命的执着,全然以大勇舍命的心来面对他们,这样才能够给与最圆满的救度。因此他来到他们所住的地方附近,建筑了一座茅房安住,并等待着适当的因缘。
  
  有一天桑姆与莲花亲,为了爱欲,盛装来到了茅房的附近。这时,另外有一个男人,他因为馋涎桑姆的美色,所以就带了五百贝壳的金钱送给桑姆,他们两人骗过了莲花亲之后,欢度了云雨一番。但是他们所做的这件事情,毕竟逃不过莲花亲这个无赖的耳朵。因为莲花亲他平时就对服侍桑姆的女婢下了很多功夫,因此这女婢就在这个男人与桑姆燕好的时候,偷偷地把所有的秘密告诉了莲花亲。
  
  这无赖的莲花亲十分愤怒,气匆匆地找到了桑姆,很愤怒地质问桑姆说:“你这个**桑姆,竟然敢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情,我今天如果不杀死你的话,我莲花亲三个字就倒着写。”
  
  桑姆赶紧跪在地下向他哀求饶命,但是莲花亲并不理会,他拔出身上所携带的配剑,一手抓住桑姆的头发,一剑就刺入了桑姆的心脏。莲花亲不肯就此放手,不断把剑刺在桑姆的身上,桑姆的身上布满了剑伤,满身鲜血地死掉了。
  
  桑姆的女婢,没有想到会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惊吓得大声惊呼,呼喊着:“杀人啊!杀人啊!我的主人被杀死了。”口中乱叫着,到处狂奔。
  
  这时莲花亲心生狡计,要将杀死桑姆的事情嫁祸他人,于是就抓住了女婢,恐吓她说:“小奴婢,你要仔细听着,今天的这件事情不是我做的,是那位乔答摩所做的。他因为贪恋桑姆的美色不成,而做出恶事,杀死了桑姆。你要牢牢地记住这一件事情,如果有另外其他种不同的说法传出的话,你的头将被高高的吊在树上,你的身体也将被一寸一寸的割碎,你的五脏六腑也会被曝晒,被雨淋。”
  
  这女婢被莲花亲的话吓得整个人都傻住了,呆呆地不断点头,完全折服于莲花亲的威吓之下,不敢另有主张。这时莲花亲就将鲜血淋漓的配剑,扔到乔答摩仙人的住处。这时他快速地将身上的血迹清除干净,假装大呼小叫地喊着:“桑姆被杀了。”
  
  眨眼之间,房前就聚集了一大群人。他们闻声而来,议论纷纷,猜想着到底是谁杀了桑姆。结果在乔答摩仙人的住处,他们找到了杀人的凶器。大家怒气冲冲地抓住乔答摩仙人,有人拳打,有人脚踢,有人吐痰唾弃,大家议论纷纷地说着:“出家的沙门,已经是在修行了,怎么违戒去做恶事呢?怎么还放纵情欲来勾引这桑姆,而且求欢不遂,竟用刀剑来残害桑姆,这实在是太罪过了,太恶毒了,应该施以最严重的绞刑,施以碎身的凌迟。他这样败坏沙门的清净名声,实在是罪大恶极,难以饶恕的。”
  
  乔答摩仙人祸从天降,百口莫辩。他根本不知道这把剑,怎么会掉落到他修行的地方。他心中善良,从来没有想到别人会如此陷害他。虽然他来到此处是为了调伏无赖的莲花亲以及娼妓桑姆的,但是没有想到反而陷入了这样的罪恶陷阱当中。他心中虽然十分的感慨,也了解自己无罪,但是申辩却没有用。他只有两眼望着苍天,默默地诵念佛号,沉静地祝祷着。
  
  这时国王下令,要用最酷烈的戈弗之刑,来把这罪恶的乔答摩处死。国王下令找来最锐利的长戈,从乔答摩仙人的下体肛门中刺入,穿过了肠胃、整个五脏、六腑到达喉咙,然后再从顶门穿刺而出。整个身体鲜血淋漓,污水流出,内脏也完全破碎了。
  
  乔答摩这时身心受着极端的痛苦,眼泪一滴一滴流下,但是心还是安住于正念之中,不断地诵念佛号。他了悟,这是业障现前。所以,乔答摩仙人安心忍受着侮辱的刑戮。
  
  这时他的师父黑仙人刚好路过此处,惊讶地看到了这件事情,于是向已经奄奄一息的乔答摩问道:“啊呀!我亲爱的儿子啊!你到底犯了什么样的罪名,要受这样可怕、严厉的酷刑呀!”
  
  乔答摩用禅定心力收摄残身,以生命中最后的一分精力,忍痛来回答说:“父亲啊!我的上师啊!这是我过去业报现前,实在难以躲避!由于过去的业报,我在此生受到别人的污蔑,说我为了情欲而杀害了娼妓桑姆,并且在我的住处找到了杀人的刀剑。我受到这样的苦刑,这是我的恶业现前,我希望能够安心受报。但是我祈请师父您能够在未来世中不断地摄受我,使我的神识能够安住,使我在菩提道中得到增长而不退堕,只有靠师父您的加持,您的导引啊!”
  
  黑仙人这时就安慰乔答摩说:“虽然这是很严酷的刑罚,但是看你的伤,我还是有办法治疗的。我要以最殊胜的法力,最殊胜的真言咒术来帮助你,延续你的正法生命。”
  
  乔答摩日种听了之后,就回答说: “上师啊!您不必为我的事情挂心了。我知道自己所受到的伤害,已经是无力挽回了,我的生命已经宛如风中的残灯,更如同已经干涸的油灯,现在只剩下最后的光晕了。我希望能够安详地寂灭,趣入于法界当中。
  
  “但是在此,我希望能够尽速昭告我的清白,我绝没有污蔑任何佛法,也没有使沙门蒙羞,我现在谨发重誓:如果我真的是清白无辜,我真的未曾杀人的话,我祈愿上师您的肤色,马上从黑色转变成黄金色的。如果我是清白的,请让我的祈愿马上成真吧!让我上师的肤色变成金黄色的!愿十方一切诸佛,一切护法神祇,一切世主鬼神能够作证,我是清白无辜的!我是清净无染的比丘、沙门!现在马上让上师您的肤色变成金黄色的吧!”
  
  这样真诚大誓庄严的语句发出之后,整个天地间立即引起了种种的广大变化。在晴空当中,刹那间引发了层层的巨雷,雷响霹雳遍满一切虚空,发出轰轰的巨音。彩虹忽然在虚空赤白中现起,天上隐隐的幻化着天人、仙众,天女从天上洒下了朵朵彩光透明的天上宝花,这些宝花慢慢地飘着,溶入了乔答摩心轮的尖顶上。在隐隐的雷声中,似乎又交织着清晰又微细的声音,这隐约的声音,好似回应着乔答摩心轮说:“你的愿望即将圆满。”
  
  在这样不可思议的幻化境界当中,黑仙人的黑色皮肤,乍然之间竟然转成闪亮的金黄色了。庄严的金黄色肌肤,使黑仙人看起来更庄严、圆满。所以从此之后,黑仙人被改称为金仙人,他从此在天上人间,不断地教化众生,使他们安住于佛道,成为一位伟大的法师。
  
  此时,全身金光晃耀的金色仙人,持诵着真言陀罗尼,现起大神通大幻化,在刹那之间,整个天地,大雷急吼,电光闪闪。如倾盆般的大雨,从天上倾覆而下。大地之中,顿然充满了清凉。
  
  这时霹雳电闪,忽然,雷电又宛如少女柔软的手指一般,抚摸着乔答摩仙人的身体。在一刹那间,乔答摩所有的痛苦,全部止息了。这时一切往事历历如绘浮上了心头,宛如在眼前一般。在法界中的生生死死,死死生生,无量无边的幻化因缘,清明如实地在心识中浮起,在眼际间闪过。这无量的因缘,引动了乔答摩的心。
  
  虽然乔答摩已安住在甚深禅定里,甚深加持当中,但是这种种的往事因缘,毕竟是那么深刻,那么缠缚,使乔答摩的心识难抑。心识难抑的乔答摩,更由于霹雳电闪轻拂他的身体,使他身体刹那之间,充满了力量。
  
  这些缘生缘灭,让乔答摩不禁滴下了两滴情泪,这两滴情泪混溶着血液,流到了地上。宛如以天为父,以地为母一般,金色仙人为了延续这清净的种性,于是加持这两滴血泪,出生成两位幼儿延续释迦种族。
  
  乔答摩此时的身心十分安详,只是了悟了一切缘生缘灭的不思议的幻化,他一直称念佛号,无有间断。这时周遭的百姓,看到了金色仙人与乔答摩之间所发生的种种变化,他们心中都生起了甚深的忏悔心。大家异口同声,认为应当将乔答摩日种仙人从那弗戈刑罚上取下来,他们一致认为乔答摩日种仙人绝对没有犯罪,应该尽速得到赦免。
  
  这些议论很快传到了国王的耳中,国王极为吃惊,赶快前来询问这些缘由。但是一切已经太晚了,乔答摩仙人由于身心受到太大的损伤,虽然回光返照示现了这些不可思议的景象,但是最后还是离开了人间而圆寂了。
  
  金色仙人看到了他的爱徒乔答摩,竟然在这样残酷的刑罚中去世,心中十分悲痛。因此,他念诵着真言陀罗尼,大声地宣布说:“我的儿子乔答摩,如果没有伤害这个娼妇桑姆的话,那么应该回归他的清白。而这一切罪恶的魁首,应当承当所有罪障的人,就是那位无赖、狡猾、凶恶的男人莲花亲,莲花亲应该来承担这些罪业,并且要立即恢复乔答摩的清白。”
  
  这时,一切天人、神仙、世王与鬼神,听到了金色仙人所念诵的真言之后,马上群集于天空当中。他们群情激愤地向着国王,还有所有的民众宣布道:“乔答摩日种是无罪的,要回复他的清白,这是十分合理的要求。但是国王现在居然还不理不睬,不能够满足这样的愿求,反而信仰邪道,对佛法不能够产生信心。如此,众生怎么能够得到圆满的幸福呢?你们的都城古夏城的繁荣,将逐渐慢慢地消失了,而所有最可怕的战乱、疾病与饥荒也将随之而来。因为,善恶全部颠倒了,恶人得到了鼓励,善人却得到了杀伐。所以,所有的盗贼、骗徒、还有匪徒们,即将得到了胜利,他们所有的贪恶毒念即将得逞,这必须受到惩戒。大家应该知道,因缘果报是历历不爽的,所以我们今生所做的好事,所做的坏事,都是历历有数,而无法遮掩的。
  
  “因此,我们要善巧分别所有的罪恶,要清楚明白,不能够使善恶颠倒,让黑业生起而白业却受到了打压。一个正知正见、信仰正法的国王,他应该有如此见解、思维与正信。他应该惩罚有罪的人,来维护王法的尊严!他不能够使一切的欲望纵横泛滥,扰乱所有的国土。不管如何,你们一定要记住,罪犯所犯下的恶业罪行,是他们自己所播下的罪恶种子,因缘果报的时候到了,自然会得到报应。所有的人们,你们应该对因缘果报仔细思量,仔细斟酌,千万不要被不善的念头所扰乱了。”
  
  这些天上的天人、诸神来回不断激昂地宣示这些教化,而地上的国王与所有的民众,心中都十分恐惧,深深地忆念着这些天神的教诲。
  
  这时天上的愤怒护法天王们,更厉声地吼道:“我们必须用最威猛的神力,来斩除这样的罪恶。我们必须把罪恶的元凶斩除,把罪恶的根挖断,把罪恶的思维除去,把罪恶的双手斩断。不同的因有不同的果,我们种下善因必得善果;种下这样罪恶的因缘,也必然得到最可怕的恶果。我们这些愤怒的天王,愤怒的护法们,就是要对付这些不善不义的人,要惩罚他们,使他们心中生起恐惧,而不再为恶。一切的律法,必须公正,必须严明!对善良的要给予奖赏,对罪恶的人要给予处罚。我们执行王法的人,不能因为小恩小惠,心循私情,而使一切的正义受到了掩盖。
  
  “我们必须信仰正义的佛法,使一切不信的人,能够了知因果的道理,信仰佛陀。更使所有信仰佛教的人,更进一步能够学习诸佛的大菩提行,究竟圆满佛果。更要学习殊胜的金刚乘,使他们快速圆满佛境,同时具足种种方便,具足降伏一切众生的大力。
  
  “虽然世间艰险的支途很多,很难以调伏,但是看看我们的威力,我们的雄猛,我们将全副正法的盔甲,全副的大悲誓愿,广大不可思议的威力,一切大乘庄严都穿戴在身上。我们要在战场上,降伏这一切的魔军,降伏这一切的罪恶,使所有众生的心,从罪恶的缠缚当中变成柔顺,变成正信,变成悲悯,成就智慧。这样,整个世间不但会风调雨顺,而人世间也将越来越繁盛昌隆,所有的众生毕竟得到究竟的益利,所有的人民、畜产以及农产,就会得到丰收,而一切的疾病也会消减,佛教的兴盛才能指日而待。”
  
  这些天人、忿怒的天王、鬼神、世主们在天空有力地宣讲着,而地下的国王百姓,心中都已完全被降伏了。这时,四大天王,从天空冉冉降下。他们声如洪钟,恍若巨雷一般,众口一词地赞颂着:
  
  伟大的英雄乔答摩日种啊!  
  虽然您此生的身体已经消失了  
  此生的生命已经结束  
  但是由于您的功德  
  更为了要使众生生起究竟的信心  
  所以在未来世的皮肤将生起不可思议的幻化  
  变成了黄金之色 这金黄色的身体  
  将具足一切众福 拥有圆满的三十二相八十种好  
  庄严无比  
  您威德庄严的容貌  
  将庇荫所有的一切众生  
  您的光明  
  将使其他任何的光明都宛如聚墨一般  
  而一切不可思议的天人、世主们  
  见到了您  
  也会生起甚深的欢喜  
  所有的众生都会仰慕于您  
  在经过无量时劫的时候  
  您将转生为转轮圣王
  而这转轮圣王  
  是转动正法的转轮圣王  
  不是成就一般世谛因缘的王者  
  您毕竟将出生于佛家  
  成就佛法  
  将来也将圆满成佛
  
  这时四大天王如实宣讲着诸佛的授记之后,就回头向大众说道:“你们大家现在看着,我们要祭起这一把锋利的飞刀,这把锋利的飞刀,是正义的宝刀,它将刺向一切的罪恶,我们看看这把飞刀究竟会飞向哪里?”
  
  这时四大天王就把飞刀抛向空中,口中念诵着真言陀罗尼,这把飞刀越飞越高,越飞越高,幻化出闪电一般的光芒。这时四大天王十分威猛地呼喊着:
  
  “谁杀了那位娼妓,那位女人桑姆,就让这一把飞刀刺向他的心,来惩罚他的罪恶。”
  
  当这话说完之后,刹那之间,这把利刃竟突然变成了雷电,电闪狂吼,霹雳一声,就击中了莲花亲的头颅,而这杀人嫁祸的凶徒莲花亲,在刹那之间当场殒命,身碎为灰粉。
  
  此时乔答摩日种仙人的神识冉冉升起,在法身普贤王如来的加持之下,身上的光明,越来越炽盛了。他轻轻地飘起,到了帝释天宫,在善见天宫中获得了化身成就。他并非只因善业往生帝释天而成为因陀罗天神而已,他更是在普贤王如来的加持之下,现身于帝释天宫当中,宣扬甚深秘密的金刚法要。
  
  后来,国王经由这样的因缘之后,生起了最深的忏悔,他严持正义,奉持正法,成为救度世间的一位圣主。
  
  莲花王太子在真实的现观中,亲见了自身清净体性中的法身因缘。在法身本初普贤王如来的加持中,他安住法身实相,十方三世已融于一心,已完全没有过去、现在、未来的差别,乔达摩与莲花王都是本初佛的缘起密意而已,在一念之中自在地示现。
  
  莲花王太子这时在法尔自然中忆念:南无法界清净甚深秘密本初法身普贤王如来……。他相续不断地忆念着,在一念中仿若已历隔三世永恒。他从三昧定境中安详而起,时间还是在同时,仿佛这么长久的时间历程,从来没有发生一般。普贤王如来、阿弥陀佛、释迦牟尼佛、观世音菩萨、莲花王、乔达摩乃至莲花亲、桑姆,在法尔体性当中已毫无差别。但在缘起示现上,却需要分别如实的缘起密意,无有错谬。
  
  现在安住在法性中的莲花王,将进入缘起世间中做无量的救度了。
  
  经由无量的时劫,这无赖的男人莲花亲,在地狱、饿鬼、畜生当中,不断地轮回受苦转世。娼妓桑姆,她也在三恶道中,不断地流转。生生死死,死死生生,两人由于宿世恶缘的缘故,不断地交互纠缠,混扰不清。他们的神识由于恶业的纠缠,常常相互的吸引又相互的伤害,在无量的轮回大海当中,这一世又碰头在一起了。
  
  在这一世当中,莲花亲由于恶业深重的缘故,转生为一只苍蝇,而桑姆娼妓,由于有些善念的缘故,在这一世,她竟然出生在善道而为人子,有着极好的因缘。但是很可悲的是,这只苍蝇与这位孩子,由于恶业现前的缘故,在七日之后都要转生投入地狱了。他们将不能再见到清净的光明,只能在地狱之中轮回受苦。
  
  大悲圣者莲花王,在普贤王如来的加持下,观察到这样的因缘,心中生起了极深的悲悯,在现观中,也了悟他们两人过去与自己的因缘。现在为了使他的一切所行合乎缘起,在法尔自然的因缘之下,让国王与大臣都能够顺着法的正缘而行,所以就有了一个清净的决定,去救度他们两人,并使自己如法修行。
  
  桑姆在此世投生成为一个孩子,是位具足福德的诸侯的儿子,他受到了很多的呵护。有一天,这位诸侯让侍女抱着小儿睡在树荫的阴凉之处。但是在这位孩儿的额头上面,偏偏停落着一只苍蝇,这只苍蝇就是莲花亲的转世。
  
  大悲太子莲花王,他在大悲幻化当中射出了一粒小石子,这粒小石子打烂了苍蝇,又击穿了小儿的头颅。这是大悲圣者莲花王,为了超度他们,使他们不要堕入地狱当中,而不得已使用的深秘救度。
  
  这时所有的大众都惊慌了起来,诸侯的侍女更是号啕痛哭。大家都不能了解大悲太子莲花王的甚深秘密,所以他们都群起指责莲花王太子所做的罪行,侍女更哭喊着叫道:“这么可爱的小孩子,那么柔和地睡在这里,为什么会天降横祸,你为什么那么狠心地把这个小孩杀死!”
  
  侍女说完,不禁又号啕起来,有些人也在一旁暗自饮泣。此时,每一个人都十分吃惊,也十分疑惑,大家纷纷议论着:“这真不像平常慈悲的太子啊!如果他是一位真实的转轮圣王,是一位救度大众于苦难的太子,哪里会这样随随便便地害人?哪里会伤害一位这样可爱的小孩子?”
  
  有人就说道:“任何的武器都不能随便用来杀害人的,但是你们看看,我们未来的国王,却这么轻易就将如此可爱的孩子杀死,我想他或许早就有想杀人的念头,现在他总算得逞了。
  
  许多不利于太子的说法,正纷纭而起,也不停地传说着。许多人更趁这个机会,不断地鼓动大家来反对太子;有政治野心者,更想利用这机会,篡夺太子的王位。这时伤心的诸侯,就将他孩子尸体抱起,孩子的头颅碎了,脑髓慢慢地流出来,而苍蝇碎裂的身体也喷撒在孩子的脸上。
  
  这可怜的诸侯就将小儿的尸体带到因陀罗部底王的面前,向大王哭诉道:“我的孩子到底有什么罪?如果是我们大人犯了罪障,被太子所诛杀,我们没有任何的怨言,但是这样清清白白的孩子,太子怎么可以随便将他杀害呢?这天理何在?国王的王法又何在呢?”
  
  国王面对这个景象,紧皱着眉头,虽然他了解太子必然有极深的秘密,但是众怒已起,于是国王只好斥责着太子说:“太子,你为什么会犯下这样的过错呢?你这样子岂不是触犯了最重的王法吗?一位转轮圣王,应该是具足众德的。他应该走到哪里,就能够使那里的人民得到幸福、得到安宁。但是像你这样子,杀死守护边城的诸侯的爱子,我如果想袒护你,大家也不能够原谅的。现在你必须接受惩罚,才能使大家得到满意,现在你有什么话好申辩的,你说说看吧!”
  
  莲花王太子就回答说:“父王,这件事情实在是来自极为深远的因缘,我也是为了救度他们,不得已才如此做的,请您细听孩儿向您秉说。虽然我在此世所示现的是清净的化身,是在莲花当中由无量寿如来的光明加持而化现的。但是我的身语意与这娑婆世界,还是有着极为深远的因缘,尤其是释迦牟尼佛金刚妙身的微密持,使我自身与释迦族乔达摩的种性,有了最亲近的传承密因,而一些清净的因缘,在此世中起了甚深的密意幻化的相应,这是众生难以理解的。
  
  “我在这个娑婆世界当中,就密意而言,是有一个相续如幻的生命因缘。如果依本初法身普贤王如来的加持身境界而言,这可以说是我的前一生。在这一生,我曾经转生为印度日种具耳王的太子,那时我的名称叫做乔答摩,当时我在黑仙人之处,修持正法受戒,并出家成为沙门。在当时,我因为极深厚的宿因,而修持金刚密行,并且在普陀的地方,安住于草蓬当中修习。
  
  这时有一位娼妓名叫桑姆,与她的姘夫无赖的恶徒莲花亲,约定同行,互相遂行贪欲。这时有个商人叫严阿里,出价五百个贝壳给娼妓桑姆,而跟娼妓桑姆遂行鱼水交欢。后来女仆将阿里与桑姆偷情的事情,泄露给恶徒莲花亲,莲花亲一听之下,极为忿怒,就杀害了桑姆。并把杀人的凶器,丢到乔答摩日种的茅蓬之中,而乔答摩日种也受到国王的惩罚惨死,这也是我过去生所幻化的因缘。
  
  “现在那只苍蝇就是莲花亲的转世,而桑姆则投胎成了大臣的儿子。乔达摩则在本初佛普贤王如来的加持中,化生为帝释天王,成就金刚持身,在善见天城弘扬密法。现在乔答摩的秘密幻化,在无量光如来、释迦世尊与大悲怙主观自在的加持中,相应成为现前的我。而因果报应是丝毫不爽的,杀人者也必然会有所报应的。但这并非是我故意的来伤害人,只是为了要让这两位可怜的人,不要在七日之后堕入地狱。
  
  “所以我使用这甚深秘密的救度要法,使他们脱离苦难,脱离轮回。现在,我所说的一切,并不是为了想开脱我的罪障,仅是向敬爱的父王,揭开这些甚为深秘的缘起。我没有任何的犯罪,只是为了救度他们,而勉强施行密法救度的方便,才如此行事罢了;但是世谛中的法律,还是要遵守的,请父王定夺。”











Copyright © 斯里兰卡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